難友娃娃xy 談談我自己的經歷和處境

 
(2009) 轉載▼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03f6ac0100dk0x.html
 
我是自進入大學後一個月發現自己被腦電波儀監視和跟踪的。總結他們對我本人施惡的過程,可以分如下幾個階段:
 
第一階段————偽造過路人的議論
 
開始感覺大街上的人都在議論我。凡是擦身而過的人,往往是只聞其聲,不見嘴動。
分析:腦電波掃描儀除了可以接收人的腦電波外,還能將信號傳送給被害人的聽覺神徑。它能夠合成所有具體人的語音,也包括模仿動物或非生命的聲響。施惡者(perpetrator)能夠測取人的思維,然後它們把受害人思考的內容又重複播放給受害人聽,或者針對受害者思考的內容進行攻擊。它們模仿受害人的親屬、熟人的聲音,也模仿從身邊走過的陌生人的聲音,來與受害人對話,所以知道這些聲音都是合成的。
 
第二階段————偽造周圍人的造謠和誹謗
 
當時,經常感覺晚上有人站在我寢室門口,大聲議論我的私事,並且嘲笑。樓上樓下和左鄰右舍,也感覺時時有人議論紛紛,討論我此時在做的一切事情。
分析:造謠誹謗說壞話,聲音好像是從鄰居或樓上發出的,其實他們可能在幾百米以外的地方也可能在幾千公里(也可以衛星傳送)。他們故意放聲音給受害者聽,當你要幹活時他們會說你準備幹什麼,當你要洗澡​​時他們會說快看他要洗澡了,讓你感覺家中有針孔攝像機,當你在外面你走到那裡聲音跟到那裡,看到什麼他們都知道,感覺被跟踪了,其實他們沒有跟著你,他們在家接收你的腦電波。
 
第三階段————串通一到兩個你的熟人
 
據我個人經歷,我班的一個男生竟然當面對我說道:“她在腦中會尖叫”。當時他眼睛並沒有看我。可我已經明顯對他產生了懷疑。隨後更離奇的是,我一次在腦中罵他的壞話,結果那天他上課就遲到了,還滿臉的不開心。半年後,我轉如了新的學校,沒想到他竟然穿了我事先指定的衣服,跑來學校旁的餐廳外等我。還對我尷尬的笑。我當即在腦中大罵他,他表情和舉動就立即做出了反應。 。
分析:犯罪分子僅僅通過儀器傳播如大腦的言論,以及合成的聲響,都不能真正意義上達到害人的目的。因為一旦真相被受害者發現,受害者就會對這一切“天外之聲”不予理睬。所以,犯罪分子的狡猾之處,就是用錢等東西去串通好你的熟人,並且通過他的嘴,在現實中傳播受害者的私事和誹聞。這樣,受害者就會把所有事情都當真,從而開始精神恍惚,內心鬱悶。
 
第四階段————同時監視或買通你的冤家
 
在我那時大學的系裡,有兩個女生,天天打扮得花枝招展,讓我覺得很不舒服。一次,我就在腦中想像那兩個女生的裸體巨幅海報被張貼在大街上。結果,幾天后那兩個女生就先後和我迎面相遇,她們都是眼睛紅腫,衣冠不整。她們怎麼也會知道?我大吃一驚。
分析:如是犯罪分子串通好的那個我的“熟人”​​洩的密,想必那兩個女生也不會憑空相信。除非親眼目睹,或者受到了犯罪分子的“思維威脅”。
這樣看來,犯罪分子很有可能是用對我一樣的辦法,用X攝像機照射獲取了她們的腦指紋,並通過腦電波儀把這一事實告訴並演示給了她們。在她們的忍無可忍下,她們才會做出這樣明顯的舉動。
 
還有一種可能,便是受害者“所討厭的人”也被犯罪分子買通,因而故意做出明顯的舉動,讓受害者知道自己的思維被洩露,從而內心緊張,情緒不穩定,感覺自己已經被重重夾擊,沒有了出路。
 
這樣有一點好處,就是當受害者的冤家(已被監視或買通)當面再對受害者說出與私事相關的攻擊性話語時,再加上平時受害者腦中聽見的合成的“冤家”的原聲,受害者就會很容易失去理性,立即斷定害自己的人就是自己的冤家,從而開始被犯罪分子誤導,從此掉進了他們設好的圈套。
 
第五階段————告訴受害者一個被扭曲的真相
 
當時,在我不明真相百般焦急之時,犯罪分子便通過腦電波儀告訴我說:“我們是運用手機監視到你的,只要撥00000,就是你腦電波的特徵碼。現在你學校所有的人都會撥了。他們無聊時就撥號偷窺你呢!”無助到幾近絕望的我信以為真,試了下自己的手機不能撥,就真的去買了只新手機。結果呢,當然是純被騙了浪費錢而已。
 
分析:他們的目的就是捉弄人,來達到消遣娛樂。除此之外,他們還冒充過警察,政府部門,騙我說“警察來幫你破案了”。然後很快,就又暴露了他們的猙獰面目。從極度的喜悅和解脫感,又跌入到無邊黑暗的萬仗深淵。犯罪分子就是這樣一次次破壞受害者原本積極的心理,讓他們在潛移默化中嫉世惡俗,對周圍的人和事物疑心重重,不信任何人,討厭所有事物。到那時,他們的目的就達到了大半——————讓受害者因自身態度觀和人生觀的改變,而脫離朋友的群體,脫離社會關係,在社會上孤立起來。即使哪天被害至死了也沒人知道。
 
第六階段————保持沉默,暗中觀察
 
在這一階段,受害者會意外的感到自己不再有那麼多人監視盯哨了。腦中的聲音明顯輕了很多,犯罪分子也不再神經質的跟著你的思維讀。罵你的也少了。很多人都似乎睜隻眼閉隻眼的。在這階段,受害者便又重新恢復了正常的學習和生活,甚至還取得了一些小小的成就。
然而,在他們多次派人來鬧市區見我真人後,似乎對我的形像有所不滿。從一開始拼命的對腦電波儀罵我怎麼長得又豬又矮,還不會打扮,到現在已經幾乎對我抱失望態度,其中幾個人乾脆提出了不願意再監視我的大腦。然而,他們又說這是“上級的命令”,在我沒有瘋或者自殺之前,是不能輕易更換監視對象的。 。
 
分析:“不能輕易更換監視對象“? “上級的命令”?這些,就在一定程度上說明,一旦一個受害者被長期監視,就必然不會擺脫最後的折磨和酷刑。直到被他們玩死為止。因為,分成幾個小組,每組幾個人。這種“數人對一人”的監視,對於受害者最終的情況,他們最後必然要對“上級”有個交代才行。
在此,引用犯罪分子威脅受害者本本和和時說的一段令人毛骨悚然的話:“我們整人時間短的用一個月就把他整死了,如果找不到整死他的藉口我們會一直監視他,時間長的用了20年,直到找到藉口整死他為止。”
 
第七階段————(未知,待更新)
 
不知他們會中途放棄對我的監視,還是會堅持折磨我致死。
總之,我警告你犯罪分子。如果你又選擇多殺一個人,你的罪孽就加深了一層,到時不被警方重視也難;而你再多監視和影響我一天,我就多寫一篇文章,多在BBS上發幾個貼子,好好宣揚你們的臭名。自己考慮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