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鋼琴神童出現殺人幻覺200刀砍死恩師

華裔鋼琴神童出現殺人幻覺200刀砍死恩師

華裔鋼琴神童出現殺人幻覺200刀砍死恩師

http://news.sina.com.cn/s/2005-10-31/01088160293.shtml

 

2004年4月,24歲的美籍華裔鋼琴神童倪凡春,向其老師、56歲的美國著名鋼琴演奏家丹妮爾·馬丁教授狂砍200多刀,令後者當場死亡,成為轟動全美的特大殺人案。今年10月20日,在經過1年多的審理後,得州法庭終於查明倪凡春的作案動機——患有精神病的倪凡春當時深信,馬丁教授的腦中裝有特工植入的芯片並要謀害他,因此用刀將恩師腦袋捅出血洞。最終法庭作出判決:倪凡春作案時精神錯亂,謀殺罪不成立。

  在得州大學期間,倪凡春遇上了平生最敬愛的老師——美國著名鋼琴演奏家丹妮爾·馬丁教授。據悉,馬丁是倪“最親密的朋友”。倪凡春經常到她家,替她打理家務。與此同時,馬丁看到愛徒受精神疾病折磨也很痛心,一直鼓勵他接受治療。

華裔鋼琴神童出現殺人幻覺200刀砍死恩師(組圖)     華裔鋼琴神童出現殺人幻覺200刀砍死恩師(組圖)
  馬丁和倪凡春相互“依賴”

  丹尼爾·馬丁身患多發性硬化症。2003年聖誕期間,她在北奧斯汀醫療中心接受了10天的治療。馬丁一名大學同事作證說,馬丁的病情挺嚴重的,沒有其他人的攙扶,她走不了,而且因為控制不了肌肉,她已經不能彈鋼琴了。

  馬丁另一名同事、好朋友格拉格里·阿蘭則說,在2003年秋季學期的後半部,都是傑克遜(倪凡春的英文名)在照顧馬丁。阿蘭說:“馬丁很依賴倪凡春,他幫她購物,做家務,這些都是馬丁自己一個人做不了的。”

  阿蘭說,在聖誕節那天,他到醫院探望馬丁,發現倪凡春也在那裡。阿蘭說:「看起來,他是去那裡專門照料馬丁。」

  馬丁對阿蘭說,倪凡春還幫她照料家裡的貓貓狗狗。馬丁說:「倪對我來說就像一個天使。」

  阿蘭指,以往,馬丁對學生就像母親對兒子一樣地照顧,也包括了對倪凡春。但是,儘管自己是馬丁最好的朋友,但馬丁卻很少談起倪。他說:“我覺得,這就像醫生會盡力保護病人的隱私一樣,因為倪的病,馬丁很少說起倪的的事情。”

  倪凡春的爸爸、哥哥和弟弟出庭作證時指出,在倪凡春上得州大學、搬到奧斯汀後,他整個人變了很多,尤其在2003年8月至2004年4月這期間。在倪凡春的幻想世界中,他認為周圍的人都是美國中央情報局(CIA)派來監視他的特工,懷疑周圍的人都被特工安裝在腦袋中的芯片所操控

  倪病情發作曾驚動警察

  2003年8月,倪凡春第一次因為精神狀態問題引起大家的注意。奧斯汀警官羅斯·蘇克作證說,2003年8月一天,倪凡春坐一名教授的順風車經過北拉馬爾大街,他突然感到眼前人不是他所認識的老師,而是要綁架他。他立刻跳車,穿過繁忙的大街,跑到附近一間支票兌換店,踢碎玻璃櫥窗,以吸引警察到來。警察到來後,他又問他們是不是來殺他的。警方沒有逮捕他,但把他送到了奧斯汀州立醫院。倪凡春在那里呆了幾個星期。

  倪凡春的爸爸說,當時他並沒有想帶兒子回家,因為他認為馬丁可以幫助照顧好兒子。而且,倪爸爸擔心如果把兒子帶走就會斷送他的鋼琴生涯。

  家人說,到了2004年4月,倪凡春的反應和說話變得很慢,表現得像個妄想症患者。倪凡春的哥哥說:「他總是說有人要來抓他,還說他的電話被裝了竊聽器。而且不再接我的電話。他什麼人都不信,只相信爸爸。」

  倪凡春在和他的兄弟打電話時,還要求對方說出密碼,以證實身份。

  馬丁想幫助學生戰勝病魔

  阿蘭說,他相信馬丁是以自己曾有過躁鬱症的經驗來引導倪凡春,馬丁不時和倪的醫生交流,還勸服倪要進行藥物治療。

  在上世紀80年代,馬丁也曾受躁鬱症之苦。阿蘭說:“那時,她總是很情緒化,出現幻覺和幻聽。”在第一次出現不正常情況後,馬丁到淺水溪醫院接受治療,在第二次出現病症後,馬丁停止了那個學期的授課。

  阿蘭說,在悲劇發生的那天晚上,他還載著馬丁和倪凡春去北奧斯汀取馬丁的汽車。在途中,阿蘭留意到倪看起來似乎非常不舒服,他直直地坐在後座,肌肉緊緊地繃著。阿蘭還說他聽到倪凡春說「我不想死。」

  阿蘭說倪凡春會問一些奇怪的問題,比如,「你是不是想折磨我?」

  馬丁則回答:“「克遜,我當然不會的。」

  倪接著問:「那是不是意味著我不用再接受藥物治療了?」

  馬丁答道,「不,你還得繼續吃藥。」

  阿蘭表示他並沒有太注意這樣的對話,而且他相信這類對話他們以前應該說過很多次。

  之後,阿蘭看著馬丁上了她自己的車,坐在副駕駛座。阿蘭對她說著“小心點”之類的話,馬丁說:「別擔心,傑克遜是個很好的司機。」

  沒想到,這成為阿蘭聽到馬丁說的最後一句話。當時是晚上7點鐘。兩個半小時後,倪凡春從馬丁家裡打出報警電話,說那裡有一個腦袋裡有電腦芯片的人。

  出現幻覺殘忍殺人

  2004年4月29日,馬丁當天邀請倪凡春到位於海德公園附近的家中小住幾天,想趁機好好開導他。當晚,得州警方接到倪凡春的求助電話,隨後立刻趕到馬丁教授家中。當倪凡春開門時,警員看到他臉上粘滿血跡,口中不停地對警察說:「 看,計算機芯片,計算機芯片…… 

  警員立即跟隨倪凡春來到廚房,眼前一幕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已被砍得血肉模糊的馬丁教授陳屍地上,屍體上還有一張寫有「 腦袋藏計算機芯片」”的字條。屍檢表明,馬丁當時身中200多刀,多數是在腦袋上。現場有一把水果刀、一把切肉刀、一把剪刀和幾把抹黃油的小刀,全部沾滿鮮血。警方立即將倪凡春逮捕。

  被捕後,倪凡春對自己殺人事實供認不諱。但由於他在接受審訊時一直顯得驚慌失措、思維紊亂,令警方始​​終無法了解其殺人動機。2004年12月,在經過6個多月的心理治療後,倪凡春的精神狀態終於穩定下來。在心理專家的探問下,案情終於逐漸明朗。

  倪凡春稱,在到達馬丁家後,他開始出現幻覺。當天,馬丁到雜貨店買東西,倪凡春卻懷疑她要買毒藥加害自己。回到家後,二人在廚房燒菜,馬丁對他說:「明天我們會開派對。」 但倪凡春聽到的卻是:「這是我們相聚的最後一個晚上!」

  倪凡春對負責評估其精神狀態的心理醫生理查德·庫姆斯稱:「我跑到廚房拿了柄刀,後又放下。掙扎了幾次,最後還是決定砍死她。」倪凡春稱,他當時深信眼前的人已不再是他敬愛的恩師,而是一個被計算機芯片操縱的機械人,目的是要殺死他。他稱:「我只想救自己。當我向馬丁教授砍第一刀時,並沒有血流出來。我以為她是機械人,所以不斷向她揮刀狂砍。」

  作案時是否清醒成辯論焦點

  今年10月20日,得州特拉維斯縣地方法院對此案進行了審理。倪凡春的律師吉姆·埃里克森從辯護一開始就對陪審團說:“你們已經知道這件事情的人物、時間、地點和發生的情況,那現在再了解一下為什麼會有這件事情發生。 ”

  法庭上,辯方律師播放了一盤倪凡春在被捕後精神恍惚接受審訊的2小時錄像帶,當時,倪凡春的臉上和褲子上還沾滿了馬丁的血跡。倪無法直接回答警員的問題,而且總是發問,「你想殺了我嗎?」

  警員問他是否需要律師在場,這是他的權利,但倪凡春回答,「為什麼我需要律師?」警員回答說要起訴他謀殺了馬丁。倪說:「我應該呆在精神病院裡。」

  在整個審訊中,倪凡春不斷地重複,「我做錯了什麼?」好幾次表示自己很煩惱,「 所有事情都不對了。」

  當警員問倪凡春是不是他殺了馬丁,倪則一直重複「 計算機故障和計算機芯片」”。警方還注意到,倪凡春不能控制他的手,一直在發抖。

  埃里克森說,倪凡春在香港和在檀香山時都沒有病症出現,但到了奧斯汀後就馬上出現了。

  辯護律師還指在慘劇發生前2個星期,倪凡春曾去過一家專治妄想症的精神病治療中心。倪凡春被確診為患上了精神分裂症。

  隨後,陪審團閉門商討結果。當時,陪審團成員的態度分成兩派:3人認為倪應該被判殺人罪成立,4人認為他作案時精神錯亂,謀殺罪不成立。

  經過3個小時的合議,陪審團最終意見達成一致,作案時倪凡春病情發作,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做的是錯的,刺死了他的老師馬丁。

  審訊錄像帶成為力證

  當晚11點,法庭宣布了這項裁決:因精神錯亂,倪凡春謀殺罪名不成立。據稱,在過去23年中,特拉維斯縣地方法院從未有過以患精神病為由讓疑凶免罪的先例。宣布陪審團審議結果的陪審團主席喬希·路克說:「這也許是我們曾經作過的最艱難的決定。」

  30歲的路克說:「我們做事得遵循自己內心的想法,我們內心都在說這個人有罪,但根據得州的法律,因為他當時的確是精神錯亂,因此他無罪。」

  陪審團的決定,令倪凡春不必在監獄裡度過終身,但他必須在州精神病院裡留醫。

  路克說:「我希望他永遠呆在精神病院裡,不要再出來。」

  特拉維斯郡資深的檢控官巴迪·梅耶有幾十年的經驗,他說不管是他還是其他他問過的同事,都不記得奧斯汀曾有過殺人犯因精神錯亂被判無罪的先例。

  在法庭中,檢控官也並沒有質疑倪凡春是否真的患有精神分裂,他們只是指倪知道自己殺人是不對的,即使他相信馬丁是個腦中有芯片的機器人。

  路克說,本案最有力的證人是2004年4月29日案發當天趕到現場的警員,還有那盤審訊倪凡春的錄像帶,這些都證明案發時倪的精神狀態處於極度不正常當中。

  倪凡春在案發後撥打911報警。路克說:“他自己報警,並沒有試圖藏起些什麼東西。他很歡迎警察到來,並帶他們看,說:「看,計算機芯片,計算機芯片。」之後他接受審訊,但他什麼都表達不清,他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路克說,這些證據甚至比負責評估倪凡春精神狀態的心理醫生理查德·庫姆斯的證詞還有力。庫姆斯在2004年11月和12月對倪凡春作過檢查,他認為倪凡春知道殺害馬丁是錯誤的,因此在法律上來說他當時是清醒的。庫姆斯說倪凡春在動手前猶豫過幾次,如果當時有警察在場並威脅要逮捕他的話,他就會停止行動。

  路克說,陪審團之所以不採納庫姆斯的意見,是因為他給倪凡春作出診斷時已是案發6個月後, 倪已經接受了藥物治療安定情緒,但倪殺害馬丁時並沒有服用任何精神病治療藥物。

  或在精神病院呆上一生

  路克說:「從他們之前相處的方式來看,可以看出倪凡春對他的老師有著很強烈的熱愛之情,馬丁對他也是這樣。他根本沒有理由要殺害她,除了他的精神出了問題,他認為他聽到某些東西,以致他認為馬丁是個機器人。」

  陪審團的結果出來後,檢控官科比·霍爾康表示他不會去質疑這個結果。倪凡春的律師埃里克森則說:「這不同於以往你所知道的被告,我們也覺得他該為他犯事的後果在監獄里呆上一生。但其實,在整個審訊過程中,你會為倪的病情感到遺憾和難過。」

  而當事人倪凡春對宣判結果毫無反應,至少表面上看起來是如此。他的家人離開法庭時沒有作出任何評價。倪的辯護律師表示在這場悲劇裡沒有所謂的贏家。

  埃里克森說:「事情還沒有結束,因為這個結果也意味著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他的家人很高興,但也面臨很多問題。倪自己還不能面對事實,他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可能也面對不了。」

  根據得州的法律,倪凡春將被判在精神療養機構治療一年時間。之後的每一年,法官都要根據倪凡春的狀況做出判決,或繼續呆在療養機構,或病情好轉,得以釋放。

  悲劇人物私自停藥引發慘劇

  鋼琴神童倪凡春現年24歲,1981年生於中國香港,有2名兄弟。4歲開始,母親就讓倪凡春學鋼琴,從此鋼琴和古典音樂就成了他的生命。

  10歲時,倪凡春隨家人移民美國夏威夷,併入讀夏威夷大學音樂系。才華橫溢的他深獲教授賞識,成為拿獎學金的常客。在師長親友的口中,倪凡春是一名乖學生,他說話柔聲舉止溫文,但彈奏的樂曲卻激烈澎湃。

  2001年,倪凡春的母親患上癌症回到香港就醫。此後數月,倪凡春一直守在她身旁,直到母親去世。母親的死給了倪凡春巨大打擊,令他經常處於精神恍惚之中,不幸也就此展開。

  2003年,倪凡春轉到得州大學攻讀音樂碩士學位,並在同年夏天首次出現精神病症狀。倪凡春住院3週,被診斷患有精神分裂及躁鬱症,要服食藥物治療。不過,藥物的副作用妨礙了他彈奏鋼琴,令他技藝大減。為了演奏,倪凡春背著醫生私自減藥,因此幻聽現象和別人要加害他的想法也越來越嚴重。到2004年4月案發時,他已經完全停藥。編譯小西

-----------------------------------------------------------------------------

轉貼﹕

我的話:請大家務必相信我的話。這些新聞的主人公發生的自殺行為或者殺人行為,並不純粹是精神疾病的行為。也許,您不相信我。但是,如果全中國全世界都有成千上萬甚至上百萬的公民異口同聲的指出政府通過高科技入侵公民大腦,進行殘忍的高度隱蔽的大腦實驗呢?還有那些國內外相關翔實的報導呢?受害者們大量的網絡受害描述呢?

我們長期受害的,對他們的手段和套路是相當熟悉的。這些新聞主人公遭遇的奇異狀況和我們也是一模一樣的。而這並不是偶然單一的。是他們有計劃有步驟一點點的促成的。先不要指責我妖言惑眾。請冷靜的閱讀我們的受害博客吧。如果不是真實遭遇,我們也不會冒這麼大的風險揭露的。

好似受害者分不同的等級。有的在他們設計安排好的“自殺死亡”的名單中,有的在他們“誘導殺人”的名單中,有的在他們“疾病死亡”的名單中。這是他們早就計劃中的事了。我們屬於一般受害者。除了以上幾種情況外,就是我們清楚發生了什麼。並且有行動的機會來揭露。一般那些發生被誘導殺人的受害者,從頭到尾,深受蒙蔽,不明真相,更沒有和我們取得聯繫。如果能認識其他受害者,發生偏激行為的概率將會大大降低。然而,這是他們不樂見的。他們牢牢控制著計劃的進行。

倪凡春認為,馬丁教授的腦中裝有特工植入的芯片並要謀害他,而且,認為周圍任何一個人都可能是派來謀害他的。這樣的情況,在我們受害者中普遍存在。而且,很多都已經看透也摸透了。這是長期精心誘導的結果。通過高科技綜合作用與受害者的感官神經和思維運作,通過極為微妙的細節長期灌輸式的誘導受害者。因為高科技對感官的蒙蔽,對理性思維的干預,牽引受害者的注意力在極為細微的細節上,久而久之,受害者表現出妄想症的假象。記住,這是長期連貫灌輸式高科技綜合作用下的結果。很少有人能夠說清楚,因為高科技入侵與受害者的心理思維和周圍環境結合的太緊密、太隱蔽、也太細緻入微。被有意挑選的受害者絕大多數智能簡單,文化水平不高。表達起來,很難不令人產生此人患有精神疾病的誤解。

我們中很多的受害也堅定地認為他們的大腦存在芯片。為什麼呢?因為,這些受害者見識淺陋、視野狹隘。對與“大腦控制”和“芯片”之間的有聯繫的信息,僅是來自於早就過時了的影視作品或者零星的資料。但是,稍微閱讀一下比較前沿的科學資料,就會發現,現在,科技已經發現到不需要芯片的“衛星遠程大量同步並且自動化處理”的地步了。不僅如此,進行仔細的詢問後,發現他們的這個想法,也有來自衛星另一端科學家的長期灌輸的謊言、心理暗示,緊密結合於受害者生活環境的微妙細節上的循循善誘。處在極大痛苦和憤怒中的受害者,因為長期被牽引在大腦內部的思維世界、以及那些極致微妙的細節,還有對受害極度深刻的感受和心得上,因此,他們做出的結論往往聽上去似乎是過於絕對的語氣。這也使得外界誤會受害者的精神問題了。實際上,這是有著深刻又科學的深層原因的。

因此,我們中很多受害者也存在認為是芯片造成的,並且周圍人好像有人跟踪他們的錯覺。這在西方文獻中被稱作高科技綜合作用下的“偽現實”。而這些科學家對這位倪凡春下的料似乎很重。絕對比我們重得多。否則,如此聰明的腦袋,也不會被誤導的這麼深,被折磨的這麼慘。

而“FBI特工要殺他”、“馬丁教授是芯片機器人”,也是如上訴情況長期精心灌輸和誘導的結果。而且,絕對還有一定的直接精神能控制。我對他們的套路和手段,是一清二楚的。我我還從來沒有如此了解一個高科技魔鬼是如何蒙蔽和摧殘人們的。

“衛星遠程同步腦控侵害”,正如《一則新聞背後的世紀大陰謀》一文中所說:鄧子濱在《南方周末》中提到這種技術時有一句話:“更令人恐懼的是,這門技術正在介入生活的各個層面”。說明此技術的應用之廣,受害者之多,已經觸目驚心。“路透社”消息:有的部門正在國民中編織一張無形的網,意圖以點帶面,綱舉目張。

以點帶面,舉目反綱。我們發現,這個試驗是極為毒辣的。是連做式的。極具關聯性。受害者的家人、親戚、朋友都能夠巧妙的關聯進去。比如:耶律雪梅(QQ 584373998),在受害的第一年她的弟弟就精神失常了。他們沒有精神病家族史。子夜之歌(QQ 284808029)的媽媽,在最近也精神失常了。被強制送進了精神病醫院幾次了。他家也沒有精神病史。我的媽媽、我的同母異父的哥哥和沒有任何血緣關係的姨姨都出現了不正常的精神狀態。而我們家更沒有精神病史。很多受害者都反映過類似這樣或那樣的問題。太多太瑣碎並沒有留意收集起來。

在上世紀80年代,馬丁也曾受躁鬱症之苦。阿蘭說:“那時,她總是很情緒化,出現幻覺和幻聽。後來被倪凡春誤殺。根據我們的受害經驗。這位馬丁教授自己也是這種高科技遠程腦控侵害受害者。相當明顯、毋庸置疑。之後,馬丁並不是嚴重的受害者。可能,馬丁教授已經早被選定為那個“被殺害”的羊羔名單了。

果不然,人在廚房燒菜,馬丁對他說:“明天我們會開派對。”但倪凡春聽到的卻是:“這是我們相聚的最後一個晚上!”多麼熟悉的味道啊。衛星另一端的科學家在大洋彼岸的臭德性還是那個樣子。衛星高科技不僅完全可以模擬任何人的聲音,而且沒必要直接篡改受害者的大腦聽覺神經信號。就是因為“能夠模擬各種人的聲音”使得很多認知狹隘的受害者深受誤導。根據這句話,完全可以證實先前的“馬丁教授已經早被選定為那個“被殺害”的羊羔名單了”。

一切盡在他們的掌握中。出現那麼大的慘案,完全都是高科技入侵人類大腦的陰謀。難道,這永遠成為一個不會被揭露的秘密嗎?

有人說,他母親的去世導致了她的精神分裂。我要說的是,我太了解他們了。這是他們的幌子。別忘了我說的。他們最善於隱藏在人們影子下,就像一條匍匐在人們影子中的巨蟒。時刻伺機躍出來將你吞噬。而且,想想看,精神病有這麼神的嗎?如果,我們對民國的人們說21世紀手機電腦的事情,那個時代的人們是不是認為你也是精神病呢?不要以為我們的國家是多麼的碌碌無為。完全相反,他們取得的科技突破是史無前例的,是超出你們想像的。

當然,幾個殺人的都會被判無罪,終生限制在精神病醫院。可能,是他們有愧,也有可能,繼續更嚴酷的研究吧。更有可能,會取出他的腦子,切成薄薄的納米級的大腦切片,搞個徹底的大研究吧。別不信,他們幹得出來的。

 

主題: 華裔鋼琴神童出現殺人幻覺200刀砍死恩師

沒有發現回應。

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