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控秘密試驗—人類生存基本價值被破壞

腦控秘密試驗—人類生存基本價值被破壞
腦控秘密試驗—人類生存基本價值被破壞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show.asp?idWriter=0&Key=0&BlogID=2996465&PostID=24576611
 

MK-Ultra類秘密試驗(腦控試驗)常常在試驗目標(受害者)不知情或者不同意的情況下進行的。腦控很容易讓受害者精神不正常。加拿大巴士殺人案的李偉光就是芯片秘密試驗受害者。
 

腦控常常涉及微小芯片植入到大腦和身體的其它部位,常常用電磁波作為激發的能量,是RFID和晶振技術的充分應用,不需要傳統電池。部分只做控制試驗的受害者們身體裡沒有芯片。腦控涉及定向能(DirectedEnergy),例如X-射線、微波信號和穿牆高能微波。定向能試驗的方式非常隱蔽,可能會產生致命的效果。靜態造影如MRI和CT可以造假。
 

Victim幾乎都不知道自己是試驗目標。一般症狀例如,催眠,剝奪正常睡眠,誘導腹瀉,誘導分神,產生頭痛及其他部位的疼痛,誘導情緒變化等等。受害者往往將異常歸結為普通的健康問題,他們常常不認為他們自己是Victim。
 

各國特工之間往往互相合作。有人在中國成為受害者,在加拿大繼續受到試驗,那往往就是中加特工在合作腦控。移民很可能成為腦控的幾內亞豬。腦控試驗不僅從身體上直接打擊受害者,而且使用技術手段來破壞一個人的精神心理。腦控常常被用來暗害敵人,並且能殺人於無形,例如殺死主神經和制造癌症,特別是肺癌。

“Lida”技術:脈衝射頻發射器,可以導致嚴重的疲勞和昏睡,或者失眠。可以穿牆瞄准目標發射.LIDA技術在1950年代由蘇聯發明,後來在各國得到了發展。
 

聲音直達大腦(Voicetoskull)技術:可以傳送說話聲和其它聲音,直達目標的頭部,旁邊的人聽不到,可以穿過牆壁發射。該技術可以在沒有腦控芯片的情況下實現。(該技術的美國軍方代號是“V2K”。)
 

讀取和破解腦波:通過高科技腦控激勵芯片(或特定的帽子)來讀取受害者的腦波,通過無線傳輸到附近的接收設備。再過濾出特定的波形來破解受害者的思維和記憶。這項技術已經非常先進。
 

意念傳輸:(ThoughtsTransmission)通過無線傳輸特定的腦控波曲線到受害者的大腦,實現意念的傳輸,一般需要有腦控微芯片植入在受害者的大腦。意念傳輸也叫潛意識(subliminal)傳輸,例如“受辱感”,能破壞人際關系。
 

默念傳輸:(SubvocalTransmission)通過電磁波傳輸來影響受害者的說話器官和抑制思維器官,來影響受害者說話。這種話不經過大腦的思考說出,特別細心的受害者能夠發現。受害者的主要特點是說話不經過思考或者說錯話。
武器化的微波技術:可以導致一系列的身體的傷害反應,可以悄悄地,穿過牆壁進行。
穿牆雷達掃描技術(例如機場安檢。)

 

高級無線計算機控制技術:通過探測主板的特定的電磁輻射和向特定的線路端子發射X波段電磁脈衝,或安裝附加芯片和軟件控制,實現輸出和輸入。相當於別人的計算機通過串口連到了你的計算機。在沒有無線網卡的情況下就能夠實現無線遙控計算機。
 

潛意識“無聲的聲音”(Subliminal“SilentSound”)設備:可以傳送催眠式建議到受害者,但受害者耳朵聽不到,聲波的頻率介於超聲波和人可聽聲波之間。

 

(二)受害者們總結的常見的身體症狀和經驗:(在讀取和破解腦波階段,受害者們通常沒有嚴重的症狀,但是他們至少有一顆芯片在身體裡面,部分只做控制試驗的受害者們身體裡沒有芯片。)
 

•頭皮發麻。頭暈,頭痛。
•無理由的極度疲勞,腿肌及關節的酸痛。
•夢境制造和操縱,剝奪睡眠。
•電擊感以及肌肉的振動和抽動。
•不通過思考的說話(subvocaltransmission),語言能力受到影響,經常結結巴巴。
•沒有道理的出現心跳過速和過緩。
•記憶力減退,記憶消失。
•強迫肌肉收縮和舒張,由調制神經信號所引起,會導致身體和四肢移動。/模擬腦波產生情緒突變。
•燒灼皮膚,身體的不同部位出現燒灼感或出現不明切口。
•臉色變暗,頭發變稀。(與信號發射有關)
•與聲音交談,聽見聲音(Voicetoskull,美國軍方代號V2K。)
•不能集中注意力。/眼睛發花。
•物體振動,如門、窗戶、床和椅子(由聲波脈衝或芯片模擬所引起。)。
•電子產品的被控制現像,包括計算機、電視機、汽車和家用電器。(例如電視機自動打開或關閉,由電磁脈衝波所引起)
Websites:MindJustice.orgIAACEA.org
ICOMW.orgfedame.org
MultiStalkerVictims.orgStopCovertWar.com
FreedomFCHS.comraven1.net


有關電磁生物效應發生機理的探討
 

當人們提到電磁生物效應機理時,有關人士會告訴你是熱效應,非熱效應,或熱與非熱效應,到此為止,好像什麼都說清了!事實上什麼都沒說清。前些年美國一些學者只同意電磁生物效應是熱效應,而原蘇聯學者堅持有非熱效應,究其原因在於美國只是根據臨床調查,而蘇聯則是根據臨床及動物實驗,近些年學者們一致同意兩者都有,而有時二者會同時並存。而今要討論的是這些理論究竟解決了多少實際問題?發病機理要指導人們如何防與治該類疾病?這種理論解決了問題嗎?熱與非熱理論主要來自物理實驗,電磁波作用於物質,引起物質中極性分子轉動,分子相互磨擦產生熱,此之謂熱效應;而有時有變化而不生熱則謂非熱效應。
 

首先,物理理論直接用在生物身上很危險,因為生物本身有一個自我平衡系統,當外來因子作用於機體後,會引起一系列變化,而這些變化又會引起機體一些平衡性舉措,來對抗外來因子引起的改變(homeostasis);例如釐米波作用於大鼠或狗(將動物全身置於電磁場中),動物會先出現騷動不安,體溫逐漸升高,繼而出現氣喘,大汗淋漓,倦臥,最後死亡。這些,學者們認為是熱效應的典型例子。

 

事實上氣喘、出汗、倦怠是機體一種代償性反應;通過它來排除身體過熱,使熱產生減少,這些變化都是通過神經、內分泌、免疫網絡來實現,而不是通過熱傳導到具體器官而產生,這在非生物是不會有的。釐米波局部照射只引起局部有熱產生,而不能引起上述全身性變化。用熱效應就解釋不了釐米波引起的其它部位的變化機理。抑制損傷,促進抗損傷一面發展,使機體康復,則是醫務工作者的責任。在毫米波局部照射實驗中,一定劑量下,我們不能看到局部有溫度上升現像,但可以檢測到照射局部及遠位髒器功能、形態或代謝有改變,為何有這些改變?局部如何傳到遠處髒器?拿熱與非熱理論更解釋不了!
 

對這些問題,我們認為只有拿生物的特點來解釋,即生物有神經,內分泌,免疫……網絡,它們相互影響產生一系列變化來說明,至於具體內容,誰先誰後,具體情況有何不同,有待大家共同研究!根據不同情況來分析可能出現的現像與機理。其次,任何事物的發生,任何疾病的發生,都一定有其原因(病因學),有其發病過程(發病學),在電磁波生物效應上,電磁波是病因是毫無疑問的,而熱與非熱則只能看作是發病學的一個起點,它不是也不能代表整個發病過程!了解全部過程才能治中有防,防中有治。第三,熱與非熱理論概念非常模糊,特別是非熱效應。熱可以認為是體溫或局部溫度上升攝氏1℃以上,而非熱是什麼?有人認為是諧振,是信息處理失常,是……總之概念非常模糊。用這類理論絲毫不能指導實踐,而且妨礙了人們對變化實質的進一步的探索。

 

微波致中樞神經系統損傷研究進展
 

隨著雷達、無線通訊等在航空航天領域中的廣泛應用,微波對航空航天從業人員的健康,尤其是對精神狀態方面的影響越來越引起人們的注意。筆者以微波的非熱效應為主,從微波對中樞神經系統的影響這一方面綜述了近年來有關的研究及其結果。
 

一、微波對腦組織形態的影響
 

一般認為微波的平均表面功率密度小於10mW/cm2時主要引起非熱效應,而大於10mW/cm2則主要表現出熱效應。由於神經細胞對溫度的耐受性比較低,因此熱效應對腦功能及形態的影響顯而易見。病理研究發現,功率密度在25mW/cm2以上的微波輻射可導致中樞神經系統內組織充血、出血等典型熱性損害。

 

一些實驗證實非熱效應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改變腦組織的形態。張劍寧等將成年SD大鼠暴露於頻率為2450MHz,平均表面功率為7mW/cm2的微波輻射裝置下照射4h,實驗後24h處死,發現輻射組海馬CA1區組織高度水腫,大量神經元呈壞死性改變。電鏡下可見海馬神經元腫脹、核固縮,細胞器腫脹、崩解消失,髓鞘松解、排列紊亂,間質明顯水腫。而海馬是學習記憶的物質基礎,其損傷必然會導致學習記憶障礙。有資料指出,當比吸收率(specificabsorptionrate,SAR)大於2W/kg的微波作用於機體時,不論作用時間長短,連續波或脈衝波對腦組織都可引起相同的結構改變,只是改變程度不同,其趨勢為慢性輻射或SAR值高的情況下,這種損傷性改變更明顯。

 

二、微波對神經遞質的影響
 

中樞神經系統的神經遞質按功能分為興奮性和抑制性神經遞質,正常狀態下,二者之間保持一定的平衡,但當這種平衡被打破,就會導致一系列病理變化,出現意識、思維、情感、行為及記憶等障礙,因此對微波輻射下神經遞質變化的研究將有助於揭示一系列功能效應變化的機理。許多研究表明,兒茶酚胺(CA)在腦缺血、缺氧、腦外傷等一些異常情況下,參與中樞神經系統的損傷。楊學森等以平均功率密度為65mW/cm2的微波無屏蔽輻射大鼠,固定照射時間30min後,測海馬組織中的CA即刻有明顯升高,而8h後有所下降,24h再次升高,這一變化規律與電磁輻射損傷的遲發效應一致,提示CA可能參與了微波輻射對中樞神經系統的損傷。陳建等以2450MHz微波為輻射源,在照射劑量相同的條件下,對小鼠分別進行2d、7d、14d的照射,照射強度均為5mW/cm2,結果顯示,微波輻射會使腦內單胺類神經遞質如5-羥色胺(5-HT)代謝發生異常,其代謝產物5-羥吲哚乙酸增加,而去甲腎上腺素(NE)下降。

 

另有對於52HT的研究,表明微波作業人員腦內的5-HT含量較正常人明顯增高。腦內5-HT與睡眠、鎮痛、體溫調節都有關系,還能改變垂體的內分泌機能。此外,有人提出5-HT能神經元的破壞是精神性疾病時出現幻覺的原因。可見精神活動也與5-HT有一定的關系。趙曉琳等將LACA純種雄性小鼠暴露於918MHz的微波中,每天分別接受0、1、2、5mW/cm2功率密度輻射,每天1h,共45d。結果顯示在功率密度較高時,2mW/cm2、5mW/cm2,NE的含量與對照組相比無明顯變化,但在1mW/cm2時,NE與對照組相比則有明顯升高,這一點有可能提示處於低功率密度的慢性輻射的情況下更容易產生中樞神經系統遞質代謝活動的紊亂。由於NE有助於維持中樞神經系統的覺醒狀態,因此提示在低功率密度下,微波有可能興奮中樞神經。

 

三、微波對腦的電生理影響
 

腦電圖是腦生物電的綜合反應。正常情況下,腦電圖有一定的規律性,當腦尤其是皮層發生病變時,腦電圖的規律性將被破壞,從而導致腦電圖波形改變。Sidorenko等以大鼠為研究對像,發現微波可以引起比正常狀態大鼠水平低的非特異性的同步腦電流反應,而當大白鼠處於麻醉狀態下接受微波照射,則會出現高節律的皮質腦電圖,而且還可觀察到腦電生理活動程度的增加,因此推斷微波輻射對腦電生理活動的影響可能部分取決於最初中樞神經系統的功能狀態。浦京遂等在3GHz,5mW/cm2的暴露條件下,將小鼠每天照射1h,連續7d照射後發現,部分腦區腦電總量降低,腦電峰值能量明顯下降,由此可說明微波輻射可使小鼠腦電活動受到明顯的抑制,從而影響中樞神經系統的生理功能。

 

四、微波對腦血流和腦能量代謝的影響
 

丁朝陽等對在微波輻射頻率3000MHz,距發射天線50m處功率密度72~100LW/cm2的工作環境中作業1~4年的人員進行腦血流檢查,結果表明腦血流圖的波幅與流速測定值比,較不接觸組顯著降低,8h作業後即刻測定血流有明顯的影響。一些文獻也指較作業前顯著降低,說明微波輻射對腦出,經低強度微照射後,可引起腦血流圖異常率增加,主要表現為兩側波幅不對稱、差值升高,波形異常率增高,流入時間延長。微波對腦血流的影響說明其所形成的電磁場可影響腦部血液循環及血管功能。腦中血液供應為腦提供氧。

 

腦組織耗氧量是全身總耗氧量的20%~30%,腦糖代謝與腦能量供應是腦功能實現的物質基礎,因此腦對血糖和氧含量的改變十分敏感。能量不足,腦功能將弱化。已有實驗發現微波輻射能使大鼠腦組織耗氧率減慢一半,反映大鼠腦組織氧代謝能力減弱,耗氧能力下降。國外有學者指出,腦的呼吸鏈和氧化磷酸化對電磁波輻射是很敏感的指標。Sanders等以5、1318mW/cm2,591MHz及SAR為0125~4mW/g的700MHz連續波短時間輻照大鼠,觀察腦中的能量代謝,結果發現接受微波輻照的動物腦中磷酸肌酸與ATP含量均明顯下降。他們認為,這是由於微波輻照抑制了細胞線粒體的電子傳遞鏈功能造成的。細胞質膜上的ATP酶是能量消耗的主要場所,也是調節細胞內穩態的重要因素。趙亞麗等將小鼠置於表面平均功率密度為10mW/cm2的微波上輻照,每天照射1h,連續照射7d,實驗結果顯示,鈣鎂ATP酶活性顯著下降,後果是細胞內[Ca2+]增高,導致Ca2+調節的蛋白酶、腺苷酸環化酶等功能失調,線粒體氧化磷酸化失偶聯,能量生成減少,導致神經元代謝紊亂。微波輻射下影響腦組織耗氧率減慢的研究目前主要集中在線粒體上,但也不排除其它因素對此有著一定的影響。腦紅蛋白(neuroglobin,NGB)是新近發現的神經系統特異的攜氧球蛋白,主要以單體形式存在於神經細胞中。NGB的功能可能是促進氧向神經元中的線粒體擴散或直接介導氧向線粒體的傳遞,有助於ATP的產生,從而對正常神經細胞功能的維持起重要作用]。因此有必要考慮微波輻射下是否會引起神經元中的NGB的攜氧功能發生變化,從而影響腦的能量代謝。

 

五、微波對神經行為的影響
 

神經行為學測試具有簡便、無創傷、易被接受和敏感等優點,近20年來在職業衛生和環境衛生領域得到廣泛應用,是可用於檢測環境中有害因素對中樞神經系統不良影響的早期敏感指標。朱啟星等采用神經行為核心測試組合,對38名接觸低場強微波者和38名對照個體的神經行為功能進行測試發現,接觸組的簡單反應時間、數字跨度、數字譯碼和目標追蹤的標准得分以及情感狀態特征的憤怒-敵意得分明顯低於對照組,接觸組與對照組行為測試總分差異有顯著性,接觸微波工齡與行為測試總分存在負相關,結果提示長期接觸低場強微波可引起神經行為功能發生改變。

 

Williams等對兩個暴露於超過空軍許可標准參數的微波下達38次的飛行員進行的身體檢測表明,他們出現了不安與緊張,但這些都可經過治療而消失。在微波導致學習和記憶損傷方面,Jensh等指出,雌鼠較雄鼠對輻射敏感,趙志剛等[17]的實驗結果與其研究結論基本一致,他們進一步分析這樣的結果可能與雌鼠和雄鼠的內分泌功能不同有關。然而Sienkiewicz等的研究指出低劑量地暴露在900MHz的脈衝微波輻射中不會引起小鼠在記憶和學習方面的損傷。這些研究結論的差異提示我們,微波對中樞神經系統的損傷可能是需要一定的劑量閾值、一定形式的時間作用方式等,同時也可能與微波作用時間長短、微波的頻率不同及個體體質狀況有密切關系,但由於這些方面的關系比較復雜,還未有確切的定性,有待於進一步研究。

 

六、問題與展望
 

環境微波污染對中樞神經系統的影響屬於低強度長期作用的非熱效應,目前對人群健康的研究不多,所進行的多是職業性接觸,如導彈和雷達的操縱人員、飛機駕駛人員等,結果發現長期處於微波暴露的人群,出現情緒變化、記憶力降低等變化,但由於這些研究多以單因素分析為主,並且這些功能性改變在臨床上缺乏客觀指標,因此其與微波的確切關系還有待進一步闡明。眾多微波輻射研究的數據有相當一部分還存在分歧與矛盾,種種情況使我們仍然難以對微波對中樞神經系統所造成的危害程度進行准確的評估。但微波所引起的環境污染卻不容忽視,尤其是對從事航空航天作業的工作人員的健康影響,因此建立微波輻射功率密度和場強的安全標准是防止微波危害的基礎性工作,有著積極的學術價值和現實意義。神經元的細胞膜是一種敏感而易興奮的膜,它在接受刺激、傳播神經衝動和信息處理中起重要作用,其結構的各種成份都可因輻射而被損傷,其中最重要的是蛋白質構像的變化和脂質過氧化。微波輻射也會使細胞膜局部溫度升高,膜的流動性增加,通透性改變,造成細胞損傷,從而引起中樞神經系統的病變。但目前有關這方面的研究並不多見.


為什麼不同的電磁波來源會造成不同的生物效應?
生物體對電磁波產生反應,取決於電磁波的頻率。我們通常說「電磁波頻譜」是因為電磁波是一種能量波,然而在高頻率時,電磁波會比較像是粒子式的能量,電磁波的粒子特性是很重要的,因為每個粒子能量是決定生物效應的因素。
高頻率的真空紫外線及X光(波長小於100毫微米),電磁波粒子(光子)有足夠能量可以打斷化學鍵結,稱為「游離」,屬於這個範圍的電磁波頻譜稱為「游離輻射」,大家所熟知的X光之生物效應是與分子的游離有關。而在低頻率,如可見光、射頻、微波等,這些光子的能量不足以打斷化學鍵結,稱為「非游離輻射」。因為非游離的電磁波能量無法打斷化學鍵結,因此不需類推游離與非游離輻射造成的生物效應。
非游離的電磁波源可產生生物效應,如紫外線、可見光、紅外線,但是要取決於光子的能量,而且它們主要是電子的激發而不是游離,頻率低於紅外線者(低於3x1011赫茲)則都不會發生。射頻與微波會在生物體組之內誘發電流,而產生灼熱感,仍須取決於射源的頻率,即被照射(被加熱)物的大小和方向性。至於頻率低於調頻廣播的,是不足以產生上述的情形。
因此,有可能產生生物效應的電磁波頻譜可分類如下:
1.游離輻射:可直接破壞化學鍵結,如X光和真空紫外線。
2.非游離輻射:
a.光學輻射:可產生電子激發,如紫外線、可見光和紅外線。
b.波長小於身體:以誘發電流而造成加熱的效應,如微波和高頻率的射
頻。
c.波長遠大於身體:很少發生誘發電流而加熱,如低頻率的射頻、電力
頻率和靜電場(直流電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