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控制的10種現代方法

精神控制的10種現代方法

http://www.awaker.hk/2013/05/04/10-modern-methods-mind-control/

一個人越研究精神控制,則他會越加得出這樣一個結論,那就是有這樣一本協調劇本,它已經實施了很長時間,目的就是把人類變成沒有思維的類機器人。

由於人們歷來追求超越眾人之上的權力,精神控制一直由那些研究人類行為的人精心策劃著,他們的目的就是為了使多數人服從於一個少數人組成的“精英”集團。

今天,我們已經進入了一個危險的階段,精神控制已經具有一個物理的、科學的維度,如果我們再不了解這種工具,而任憑技術獨裁專政在全球範圍內展開使用,它可能就會成為一個持久狀態。

現代精神控制同時具有技術和精神層面。試驗表明,僅僅通過公開精神控制的方法,便可以減少或消除其影響,至少對於精神控制廣告和宣傳來說是這樣。更難以製止/對抗的是軍工聯合企業持續發展和改進的物理入侵和乾擾。

1、教育——這是最明顯的,但仍然也是最陰險的。教育一直是準獨裁者們“教育”天然敏感(指易受影響)的孩子的終極幻想,因此歷史上它一直是GC主義者和法西斯專政的一個核心部分。沒有人比Charlotte Iserbyt(人名)更有助於揭露現代教育的議程——她是《蓄謀弱智化美國人》的作者,讀者可以通過下載本書的免費PDF來開始進入這個研究區域,此書揭發了全球主義者基金會的醜惡角色,在他們勾畫的未來中,他們會通過精神控制將大部分人變成他們的奴性勞工,而他們自己則會成為一個受過完全教育的、有政治覺悟的精英階層,未來任他們作威作福。

2、廣告和宣傳——愛德華•伯奈斯被認為是消費主義文化的始作俑者,而勾勒消費主義文化的主要目標是人們的自我形象(或自我形象的缺乏),目的在於把人們想要的變成必要的。例如,這最初的設想即為香煙等的生產。然而,伯奈斯還在他1928年的書中註釋到, “宣傳機構是隱形政府的行政機構。”這可以在現代警察國家[另:極權國家]和日益增長的公民告密文化中明顯看到,它們無不沉浸在偽愛國主義式的反恐戰爭中。借用宣傳布置的概念,越來越多的傳媒開始整合,這使得整個企業結構與政府相合併。媒體、出版業、電影、電視和有線電視新聞等現在都可以無縫地集成一條完整信息,這似乎滿含真理的聲音,因為它同時來自這麼多來源。
當一個人變得習慣於認同頭條“消息”時,他將會看到這個(頭版)印記無處不在。而這甚至不用提及潛意識信息傳遞。

3、預測性編程[規劃]——許多人仍然否認預測編程的真實性。我可以邀請任何一個人來檢驗由阿蘭•瓦特組合在一起的證明文檔,你盡可以得出自己的任何其他結論。預測編程主要起源於人材輩出的好萊塢,那裡的大屏幕可以呈現出社會走向的一個大願景。只要回顧一下那些你認為牽強附會的書籍和電影,或“科幻小說”,再仔細看看當今的社會即可。對於具體例子的詳細分類,《警醒的公民》是一部絕好的資源,也許會讓你看到一個完全不同的“娛樂世界”。

4、體育、政治、宗教——看到宗教,甚至政治,把體育作為精神控制的一個方法,有些人可能要生氣了。自始至終,主題都是相同的:分而治之、各個擊破。方法很簡單:使人們的自然傾向發生短路,轉而去配合他們的生存模式,並教他們組合成醉心於主導[另:支配、統治、控制]和致勝的團隊。體育總是扮演著一個關鍵性消遣[另:分心]元素的角色,它能將種族[群體]傾向性導入一個無關重要的事件當中,這在現代的美國已經達到了一個荒謬的比例,一個體育名人離開他們的城市時甚至會爆發抗議活動,然而,基本的人員問題,比如公民自由,在這裡倒顯得無足輕重了。政治話語完全掌握在易受控制的反對派的左-右範式裡,而宗教則是歷史上幾乎每一個戰爭的舞台背景。

5、食物,水和空氣——添加劑、毒素和其他食物中毒都會引起腦化學的改變,從而締造人的順從和冷漠[無興趣/無感情]。飲用水中的氟化物已經被證明會降低人的智商;阿斯帕坦(天冬甜素)和谷氨酸鈉[另:味精]是安慰毒素(興奮性毒素),它們會刺激大腦細胞,直至致其壞死(譯註:一直以來都有科學報告指出味精這化學物質含有毒性,會過度刺激體內細胞至壞死);包含這些有毒物質的快餐已經普遍創建了這樣一類人群,他們對於任何積極的生活方式都缺乏專注力和動機。

現代世界大多數人都被徹底培訓到了被動接納/贊同/忍受獨裁精英們的地步。如果你想勤勉地註意自己的飲食習慣,他們則會做好準備從空中噴灑化學毒素。

aa-Big-Pharma-Dees-great-one

6、藥物——它可以是任何成癮物質,但精神控制者們的任務是確保你沉溺於某樣東西。現代精神控制議程的一個主要要素是精神醫學,它旨在通過人的精神障礙定義所有的人,而不是通過他們的人體潛能。這在某些書籍中有所預示,如《美麗新世界》(1932年出版,赫胥黎(Aldous Huxley)所著的反烏托邦小說;故事以六百年後的未來作背景,警惕一個極權政府利用科技干預,以求達至僵化統治的危機)。
今天,如果有一個地區,那裡幾乎每個人——尤其是質疑權威的人——都有某種(精神)障礙,那麼醫學專制 ​​就會在那里扎根生成,此時精神醫學就會進一步走向極端。軍事上神經藥物的使用導致了創記錄的自殺人數。最糟糕的是,在經售現代藥物的各州,現在有超過25%的美國兒童在服用精神麻痺[另:頭腦麻痺]藥物。

7、軍事測試——在軍事上,精神控制的試驗場歷來已久。軍事思想也許是最可塑的,因為那些追求軍隊生活的人一般都能和等級結構、控制,以及無條件服從命令的需求等產生共鳴。越來越多的軍事人員質疑他們的軍事灌輸,最近的一個新聞報導曝光了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局的精神控制計劃,該計劃通過經顱精神控制頭盔來讓他們集中精神。

8、電磁波譜——藉由現代便利性設備,電磁輻射包裹著我們所有人,而它已被證明對大腦功能有直接影響。在一個可能的默許下,一名研究者一直致力於研究一種“神頭盔”,使它能通過改變大腦的電磁場而激發幻覺[感生願景]。現今的我們被動地沐浴在有變意識可能的波海中,而如手機發射塔等則給出了許多不同的可能性,使得想要成為精神控制者的人可以進行更直接的干預。

tv_zombie

9、電視,電腦,和“閃爍率”——夠糟糕的是, “編程”進你的電視的內容(可通過遠程“控制”訪問存取)都是經過密謀設計的;它更加容易催人欲睡,從而成為一種“心理社會型”武器。測試表明,α[阿爾法]腦電波會隨閃爍率的變化而變化,這時會製造出一種催眠狀態——這並不預示著什麼好消息,因為根據最新揭示,當“閃爍速率大於眼睛所能分辨的速率”時,光就能夠完成對編碼的網絡數據的傳輸。電腦的閃爍率較小,但是通過視頻遊戲,社交網絡,和一個使大腦信息過載的基本結構,快節奏的現代通信就會誘發人的多動症(注意力缺陷多動障礙)。研究顯示,視頻遊戲中的延伸玩法會導致流向大腦的血液流速變低,進而使人的情緒控制能力衰竭。此外, 以逼真的戰爭或警察國家為場景的角色扮演遊戲會起到減少與現實的連接力的作用(使對現實麻木不仁)。看過維基解密視頻《平行謀殺》(又譯:“殘忍的謀殺”、“附帶謀殺”、“間接謀殺”等;視頻展示了07年一架美軍直升機空襲巴格達時殺害12個伊拉克平民的景象。 )的人應該對玩過[看過]像《使命召喚》這種類型的遊戲的人很熟悉。

10、納米機器人——從科幻恐怖片,徑直到現代腦內技術;納米機器人正在一路走來。直接的大腦改造已經被包裝成了“神經工程學”。2009年初的一篇連線文章中強調,儘管通過光纖技術直接操縱大腦尚顯棘手和麻煩,但是一旦裝入大腦,“就可以僅僅通過按一下按鈕便使人感到愉悅/興奮”。通過分子接分子地重裝大腦,納米機器人正在向自動化水平的進程推進。更糟糕的是,這些迷你(微型)機器人可以自我複制,這就迫使我們想到:這個妖怪一旦得到釋放,那要怎樣才能回到瓶子裡啊。想知道預計的到達日期是多久嗎?答案是本世紀20年代早期。

社會科學家和獨裁精英之間正在進行一場協作,他們試圖控制和預測人類的行為,這樣他們就可以達到控制大眾的目的,同時保護他們自己免於自由人性的全然覺醒所附帶 ​​的結果。只有首先意識到他們正在想方設法使我們催眠,我們才有希望保護我們的自由意志。
翻譯:蓋亞
原文:http://truththeory.com/2012/01/12/10-modern-methods-of-mind-contr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