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控制受害者不是精神病

精神控制受害者不是精神病
 
 

       這項技術的使用,從始至終,只有受害者自己知道。也許,在你們眼裡看來,這些新聞的主人公,只不過是患上精神分裂而已。可是我要告訴你們,這些所謂的殺人犯們是無辜的呢?不僅這些新聞的主人公,全世界各個國家都存在大量大量的公民有著類似高科技入侵大腦的事件呢?他們不斷地在網絡揭露,不斷地向媒體、ZF尋求幫助,然而各國政府各部門卻集體刻意迴避和失聲呢。如此詭異的局面難道就不值得大家懷疑嗎?

 

作為長期受此高科技迫害的受害者,我們可以從這些新聞中對主人公一些細枝末節的報導中,很容易的發現,他們的某些狀況與我們所遭遇的高科技遠程大腦入侵,是一模一樣的我們受到這種高科技長期的折磨和傷害,我們對這種高科技的使用手段和技巧,感受非常深刻,也是非常熟悉的。可以說:“化成灰,我們都認識”。

 

剛開始,我對這類的報導,只是看看而已。並沒有重視。可是,沒想到:它一旦開始,就不會結束。越來越多的類似的“高科技遠程精神控制”導致的極端事件,頻頻爆發在各大媒體的報端。2002年受害以來,每天都會有新的受害者源源不斷的相聚在網絡,僅作個大概的資料收集,就收集到不下一萬人的受害名單而這只是冰山一角。受害者每次去北京訪問訴求政府的時候,每次都能遇到大量的相似遭遇的受害者,來自天南地北,也在排隊向政府訴求。而這一部分受害者卻從未與我們聯繫,也不怎麼上網。根本不知道還有這麼多的跟他遭遇一樣的。在網絡,總能發現很多無名氏留下類似的求救貼。諸如此類,以此類推,遭遇到這種高科技的受害者數量是相當驚人的龐大了。

 

                                    

還記得《生化危機》嗎?還有更多的類似的高科技導致的全球性大災難。而現在,正在發生著的,可以說,算得上是高科技全球大災難了。只是,《生化危機》是科技事故,而現實中的呢是各國政府精心策劃的。各個部門被牢牢控制,被限制接觸我們,被限制關注我們。正如《一則新聞背後的世紀大陰謀》陳宜張教授所說:大多數國家有此技術,但礙於種種原因,不願公佈,如有人提起,就盡量掩蓋、歪曲,因這種東西的使用反人性,且僅僅對掌握它的人有利。某些國家間還就此項技術簽訂了“慕尼黑協定”。

 

 

實際上,這種通過衛星遠程解讀我們大腦思維、精神控制和摧殘我們的高科技,並不是就這麼簡單的。對我們大腦的摧殘和破壞手段專業、隱蔽、巧妙,長期絲絲入扣的深入我們思想和靈魂,慢慢侵蝕和破壞。這其中的內容和情況,是相當深奧複雜的。絕對超出大家的想像,令人嘆為觀止。這種高科技是看不見摸不著的,但是卻無時無刻不在摧毀囚禁我們的大腦,無時無刻的不侵蝕著我們的靈魂和生命力。如此緩慢漸進有計劃有步驟的進程有時就連受害者自身也難以覺察

 

對方是絕對冷酷的。在把受害者掏空挖盡、變成呆滯的廢物後,抹掉淡化它們的記憶,安排槍手混淆視聽,各部門口徑一致認定受害者是精神病患者甚至知名專家站出來闢謠,精神病教科火急火燎的把受害者的“症狀”也記錄進去。大有一股“殺人滅口、雁過無痕”意圖。將如此大規模反人類黑暗實驗瞞天過海過去的勢頭。我們不禁質疑我們的信仰了。如果,這個前所未有的黑暗邪惡的高科技大腦試驗,都能被掩蓋過去,成為人類永遠的秘密。那麼,這個世界,人們一直嚮往和追求的“真善美”、“上帝的公正”是否只是人類一廂情願的錯覺呢?這個實驗本身就是邪惡的,對受害者記憶的清洗和意志的麻痺,對它的掩蓋,則更是邪惡的。

 

我想請問大家,精神病到底是什麼?是醫生的經驗之談還是存在確切的科學依據嗎?如果精神病只是大腦神經的損壞,那麼,受害者大腦中連貫的、極富邏輯和智能思維的外界聲音和意識呢?精神病是有的嗎,但有這麼神的嗎?不要把“精神是個筐什麼都可以往裡面裝”。尤其這個世界真實存在一種看不見莫不著的高科技,可以通過衛星,遠程大量同步入侵你的大腦,定向傳音、解讀思維、精神控制,在精神疾病的外衣下專業誘導成真正的精神疾病呢

 

 

以下就是我蒐集的一些疑似這種高科技受害者的極端新聞事件。我不奢望你們馬上相信我們。我只是希望,你們,平心靜氣,閱讀他們,尋找相似點,洞察真相,做到客觀分析、獨立思考。我相信,真正有頭腦的人士,是不難看出,其中的令人震驚的高科技入侵大腦的貓膩的。

 

其實,你周圍並沒有存在聲音攻擊你的人。因為,那些聲音是可以被人工模擬的。完美的與周圍環境融合在一起。而且,你也聽到的不是聲音。因為只有你自己一個人才能聽得見。他們可以篡改你的大腦聽覺神經信號,還能改變心理視覺圖像,產生一個“偽現實”。


在高科技致幻效應、大腦控制、心理學的誤導和刺激之下,受害者極度痛苦脆弱。大腦開始與現實脫軌,對現實世界失去清醒的判斷。只要稍微思維控制和情緒操控,就能走上自殺和自殺的極端道路。發現很多起,這樣的極端事例。很難判斷,他們的背後,是否也是本國高科技所為。考慮到國外也有這樣的極端事例。我認為,這個實驗一開始,就已經有了傷亡的計劃


富士康13連跳,官員頻頻憂鬱死,留日學生機場弒母,頻頻幻聽殺人案、自殺案,台灣林瑞雄聲稱有電磁波攻擊大腦,重慶王莉軍精神異常....這些都是“衛星遠程腦控侵害”的陰謀。真相,可能更驚世駭俗。頂住被諷刺是精神病患者的壓力,揭露這個難以置信的事實。使全人類覺醒,擺脫高科技隱蔽的奴役和迫害。 

                                                                

 

閱讀時要結合兩大背景,否則,你們只會認為這是普通的精神病導致的。

 

背景1:全世界各國都湧現出大量“高科技遠程入侵大腦”隱蔽事件,相關媒體報導也屢現報端。例如:《不戰而屈人之兵?美俄被指研究“腦控武器”。該高科技的一個最普遍的特徵就是:思維閱讀、大腦監控、意識控制。對受害者主要進行種種精神刺激和折磨下的大腦實驗。而其中,也包括,高科技致幻、情緒心理控制下的強迫或者誘導受害者自殺或殺人。

 

背景2:已經公開了的權威媒體報導中,提到了美國一直秘密進行的大腦控制實驗,大腦控制實驗的歷史傳統,由來已久。提到了美國開發的“傳音入密”技術,完全可以讓目標群體聽到不存在的聲音,而這種聲音只能自己聽見。而種“傳音入密”的技術,只是美國的微波心理控制武器的冰上一角。更多的說法就是,美國可以做到通過例如HARRP進行群體性微波意識控制的地步。我們的親身經歷完全可以證實,當今各國,完全可以做到:21世紀初,此技術已發展到無線遠程、大量同步監測重點對象“所聞、所見、所思、所感”的水平,及自動化處理、數據庫管理監測到的內容的水平。

 

         如果隱藏在暗處的犯罪分子向遠處不知情的人遠程傳音,就可以向他發布命令,讓他去做一些違法犯罪的事,例如去搶銀行,如果向遠處不知情的人播放催眠師的聲音,就可以隱蔽的把人催眠,然後控制他去做任何事。

同時製造分裂人格,精神分裂、殭屍間諜、傀儡刺客、殺手等一系列活動。這種技術還具有極大的迷惑性,由於只有受害人能聽到聲音,旁人完全聽不到,所以即使他報案或者向旁人講述遭遇,別人也完全不會相信,反而會以為他有幻聽或者精神病。

 

        所以,你要相信。相信我,作為這種高科技系統的刻骨銘心的親身經歷者。我收集的這些新聞報導中,有的真是已經轟動全世界、震驚全世界的,都是這種高科技入侵大腦的傑作。既然這種高科技如此隱蔽,然而,卻滲透如此之深、如此之廣。了解一下,何樂而不為?

 

                                                  《精神衛生系統幫助掩蓋精神控制的存在》
                                     
                                            
                                      http://www.veteranstoday.com/wp-content/uploads/2013/01/mind-control.jpg
 
節錄自﹕http://guopeixi167.blog.163.com/blog/static/113292867201262614319518/
 
        高科技秘密精神控制,會把人活活逼瘋,被逼自殺,或者走上極端。絕對不能就這樣掩人耳目、瞞天過海過去。這是各國合作的超級反人類行為。大家還有什麼理由不關注呢?
     
       很多受害者都是在入大學前受害的。這是他們的固定模式和計劃。意味著,你已經成年,要開始正式的折磨你了。就是要在你人生的關鍵十字路口,粗暴的破壞你的命運軌跡,從此墜入大悲大慘、生不如死的高科技打造的人間地獄。
     
        很多受害者,被心理強迫自殺,或者殺人。這些精神摧殘的程序,顯然是對人量身定做的,進行洗腦式的灌輸這樣才能最大程度的精神刺激。
   
        精神控制,這個駭人聽聞的秘密科技事件,精神病醫生只能按照精神病教科,生搬硬套、照本宣科。沒有真正的科學診斷依據。而那些教科內容,早就被國家高層(秘密世界組織)精心編制過的。為的就是把精神病當作筐,什麼都可以往裡面裝。包括高科技大規模入侵人腦,人為製造大量的精神病患者這樣,就能輕而易舉地和諧社會,掩人耳目,為所欲為,大眾都毫無警覺。
  
        在對普通公民的壓制和迫害中,精神病學界和心理學界是被利用的工具。精神衛生工作者在幫助掩蓋精神控制的存在,有時候有意,有時候無意。
  
        首先,這個群體大力宣傳精神疾病和症狀。公眾對精神病有被灌輸的認識卻被欺騙認為精神控制不存在,在此基礎上:精神控制的受害者得以被貼上精神疾病的標籤,他們的抗議被忽視;受過一些教育的人們在暗示受害者需要心理諮詢的時候以為自己是在幫助他們。
 
        進行迫害的時候使症狀類似於精神疾病的症狀並不困難。這種手段的卑鄙並不遜於前蘇聯用精神病來破壞異議人士的聲譽並使其沉默。 
       
        其次,精神衛生系統通過直接診斷,甚至組織化的針對精神控制受害者來幫助迫害。的確有的受害者有精神/情緒問題,但他們的問題很不幸成為一個掩蓋迫害的謊言。這對於一個宣稱幫助人們的職業是另一種悲哀。
       
        除了少數可被相信的執業者,精神衛生系統應當被看做迫害的合作者,至少在他們的診斷標準被修改以前是如此。

 

 

主題: 精神控制受害者不是精神病

日期: 2015-12-02

發表者是: 無名

主旨:

我信。

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