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的腦控武器戰爭迫害與腦控受害者的反抗控訴

無形的腦控武器戰爭迫害與腦控受害者的反抗控訴

成千上萬的人要求對目前正在全世界範圍內悄悄發生的極大的侵犯人權的事件進行調查。近年來這種反人類的罪行逐漸上升,我們可以公開地說,平民百姓正在受到攻擊。這種攻擊是遠距離,超越國界的,利用看不見的技術,目前正在被用來對付無助和不知情的平民。

 

受害者們正在不斷地向政府,人權組織,世界領袖,和新聞界報告,但是因為對這種技術缺乏必要了解和相關知識,他們大多數沒有得到答复。精神病院可能把受害者診斷為妄想症。到當地公安部門報案,往往被視為有精神問題或被忽略。這種"沉默的大屠殺"被公共了解可能需要數年的時間。

 

對於受害者而言,這種比喻非常準確。如此規模的罪案舉報,和嚴肅的指控,理應展開緊急的國際調查。因為全世界如此多的受害者,正在通過互聯網彼此合作,進行一個世界性的運動。這還僅僅是一些勤奮和 ​​積極鬥爭的受害者向所有人報告此事,實際受害者的人數遠遠多過這一群積極行動的人。   

 

從20世紀60年代開始,人類就進入了"讀腦時代",在"冷戰"的時代背景下被嚴密保守的秘密。人類腦計劃的基本概念起源於80年代早期。1997年人類腦計劃在美國正式啟動(應該比這更早更早)目前人類腦計劃正在向著全球發展,我國已加入全球腦計劃,成為第二十一個成員國。這兒有個昭然若揭的全球性秘密:那就是人類在20世紀60年代就已經開始掌握"閱讀大腦"的技術,可以把人類大腦的思維活動、記憶、反應顯示在電腦顯示器屏幕上。

 

由於時代的局限性,沒有政府、組織、個人正式出面承認該技術的存在與發展現狀,難得的蛛絲馬跡也是一閃而過、遮遮掩掩。21世紀初,此技術已發展到無線遠程、大量同步監測重點對象"所聞、所見、所思、所感"的水平,及自動化處理、數據庫管理監測到的內容的水平。世界各地有成百上千的人聲稱,他們的大腦被政府機構控制了,相關新聞也屢見報端。其實,不僅美國有這種情況,世界各地都有人指責政府在控 ​​制他們的大腦,數量多達幾百人,有可能是數千人,目前已經難以計數。印度、日本、韓國、英國、俄羅斯和其它地方都存在這種事情。我就是其中的一個。   

 

我是在2002年剛開始受害時在網上搜索"破譯腦電波"這類關鍵詞,查到了很多和我受害情況相似的朋友。我驚訝的發現:類似的受害者遍布全世界。而且,還有一些主流媒體對我們的遭遇進行過報導,一些有關這種尖端高科技零星訊息也呈現在公眾的眼前。可是,面對全世界成千上萬名公民的呼救和吶喊,各國政府連同社會各界卻保持了高度一致的緘默。甚至,壓制我們的言行,給我們扣上精神病的帽子。

 

成千上萬的公民正在經受著來自衛星另一端身份不明的科學家長年累月、殘忍至極的精神摧殘和虐待,以致,嚴重精神分裂幾近完全精神失常。我們把這稱之為"電子精神摧殘集中營"、"沉默的大屠殺"、"史上最隱蔽的黑暗事件"......   

 

目前,在中國,成千上萬的公民正在遭受某種未知高科技無聲無息的遠程大腦入侵和折磨。絕大部分受害者正值青年。而且,也有相當一部分受害者已經受害幾十年。可以說:這種類似衛星跟踪鎖定的高科技腦控折磨是終生的。   

 

這種高科技,對人體生理、心理、精神的操控已達到登峰造極的水平。在受害前期,絕大多數受害者驚訝發現,自己一切的大腦思維和心理活動能夠被傳入大腦的外界聲音所知。並能,隨時隨地的做出反饋。隨後的,則是高度專業的心理學結合對大腦的精細的精神控制技術對受害者進行一天24小時不間斷的精神摧殘和心理折磨。

 

與此同時,其中還有一些受害者還得忍受不間斷的疑似電磁輻射的巨大痛苦。這種精神摧殘和心理折磨是全面系統的,是精細深刻的。這種流氓式、納粹式、魔鬼式的精神摧殘方式根本沒有任何人性可言。每一個心理層面、精神層面、人格層面,無不是達到最大極限。一次又一次,反復不斷,周而復始。一次又一次,受害者生不如死,神經崩潰,幾欲瘋狂。數年下來,受害者大腦神經受損嚴重,被迫患上精神疾病。大腦萎縮,身體虛弱,智能嚴重退化。

 

經歷過長期高強度的精神摧殘和心理折磨後,我們大腦出現了常人不曾有的"宗教"邊緣體會-----大悲、大慘、大空。與此同時,他們還通過衛星對我們:麻木大腦、淡化記憶、阻塞思維、淡漠意志、剝奪感知,把我們變成------沒有記憶、沒有智力、沒有反抗能力逆來順受、聽天由命的行屍走肉!更加可怕的是,在這樣悲慘絕頂的情形下,那些科學家仍在時不時加劇對我們的精神摧殘,不失時機的進行人生破壞和生活打擊。

 

在心理上逼迫、引誘我們走上自暴自棄、走投無路的絕境。受此高科技秘密摺磨的公民比比皆是。但是,這些大多數被選中者有一種共同點:文化水平不高、大腦智能簡單、表達能力差、家庭弱勢。(應該不是,很多天才或名人也是下手對象,或可說是兩極化吧﹗)看似對方為了避免有效的反擊和曝光,刻意選擇了我們(也不一定有關,因它可以把「不去公開事情」的意念輸送到你腦中,讓你不能公開)可是,面對全世界成千上萬名公民的呼救和吶喊,各國政府連同社會各界卻保持了高度一致的緘默。甚至,壓制我們的言行,給我們扣上精神病的帽子。

 

各方勢力努力做到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這種高科技的基本特點:

1.  無論在何時何地,對方都一直能用衛星對我們跟踪定位。遠距離實時觀測我們的生活場景和周遭環境。

2,能夠千里傳音入腦,或者在你周圍。但是只有你一人才能聽見。

3,能直接進行精神控制,完全的非完全的,全面的非全面的。無比細緻、深入。嘆為觀止。

4,能實時破譯我們的大腦電波,包括:最複雜、最細膩的思維活動,甚至我們下 ​​一刻的思維內容。我們的大腦在他們面前,是徹底的、完全的---透明。

5,能通過我的各種感官器官知道我的所見所聞所嗅。

6,能製造各種真實的幻覺。包括:人工模擬出本地人的聲音、真實的幻視、幻嗅。

7,能預知未來。對方總能提前幾月甚至幾年把將要發生的人為智力不可獲知的事情告訴我。

8,能製造各種夢境。特點:大多怪異陰暗、血腥恐怖。宗教味道濃烈,好似深陷地獄。身臨其境。

9,能通過微衛星直接淡化記憶、抹掉記憶、改變記憶,還能及時修復神經。具體精神摧殘和心理折磨細節,可以說;非常複雜、非常深奧,涉及前沿綜合科學。即使一般專家也難以捉摸。我們只能把詳細經過記錄在網絡日記,希望日後專家調查研究。

 

以下是我個人推測:

我們總是納悶:我們那麼的貧窮、弱勢,我們那樣的單純、無辜。為什麼非有人通過神秘的高科技精神摧殘我呢?而且,一旦遭遇上,十幾年、幾十年不停止呢?為什麼我們的命運被破壞,心靈被摧毀,大腦失去健康,把我們折磨、侵害到幾近精神病的程度呢?一切幾乎都是衝著我們的大腦來的。

 

可是,腦科學研究與精神摧殘我們有什麼關係呢?我曾經推測:全方面的精神摧殘我們,是大腦研究的重要手段,也對大腦研究有著重要的意義。也許不僅是刺激我們的神經信號,可能還與我們的精神、靈魂、大腦結構的突變甚至超自然領域等等有關。國際大科學和大工程計劃中國力爭不"缺席"。

 

而且,我國在腦研究方面還處在領先水平(這個是開玩笑吧)想想吧,這些研究對像從何而來?志願者報名?不可能吧。試想一下:通過衛星悄無聲息的選定成千上萬名普通公民,坐在舒適的實驗基地裡,就能遠距離、自動化的同步進行這個看似不可能完成的試驗------ -這麼棒的想法,科學家為何不會就這樣做呢?恐怕,他們早就把整個地球當成了實驗室,每個公民都是他們隨時的實驗品了吧。總之,我們面臨的極可能是一個地面結合外太空多位一體的高科技科研體系。

 

一直以來,我們不斷向聯合國發電子郵件,向我國最高政府遞交受害者聯名信。我們因此被迫輟學、我們因此事業盡毀我們飽受身心折磨我們大腦被掏空成為廢人,我們這一生已經被徹底犧牲,我們渾渾噩噩淒慘無比因此,我們希望,我們的國家正面回复我們啟動調查的呼籲,並且希望得到國家負責。如有網友想要更多的了解我們的話。請在百度搜索:衛星破譯腦電波、電子腦控、電子精神控制。

 

http://m.46644.com/novel/640/9/124/59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