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刻的教訓 中國精神病院實況

深刻的教訓 中國精神病院實況

深刻的教訓 中國精神病院實況

 

網友email 給我的資料, 反思: 為什麼只要被診斷精神有問題, 他們便失去人權? 在世界各地出現一群人, 他們認為腦袋被電波,電磁波控制...

先不看他們的問題, 只是為什麼他們要被虐待?

http://bbs.chinalabs.com/290057.html

這里不寫病人,因為關進去的未必是病人,但不管是不是,他們都不應受到如此殘酷的虐待。看看受虐待的人們,在看看那些冷血的醫生護士,你說誰是精神病呢??我看那些冷血殘酷的醫生護士,才是冷血的瘋子,其殘忍程度,跟用無線電波,電磁波腦控技術折磨、迫害受害者的害人者們有得一比了。以致我在痛訴深圳福田區景田北路景X村II棟706家為雞,為畜生...,以致其他人看到我寫下的他們的獸行,痛斥他們為景戶賤B時,我不禁想問,我們得稱呼你們啥?稱呼你們這些“白衣天使”啥??惡魔??亦或惡魔的幫凶??

 

單獨寫這文章也是通過2個難友的反映,實在是覺得義憤填膺,覺得這樣的事情,必須單獨寫出來,引起社會的重視,關注。醫院的這種做法,令我想起了納粹法西斯,他們對待犯人的殘忍手法,不是你能想象得到的,但今天提到的醫院的做法,看看吧...

 

奉勸各位,有沒病,都別把人往里面送,那里是地獄,讓你生不如死的地獄,是受著一群冷血動物折磨,還無法控告其惡行的地獄。是的,現在沒人告得了他們,因為精神類疾病主要是靠主觀判定;因為他們身上都披著白大褂,受世人尊敬;因為他們給人們扣上一個精神病的帽子,可以任意折磨,凌辱,而不用怕受害者控訴,因為沒人會相信精神病的控訴,但報應終有一天會到來的。希望那天,這些殘忍對待別人的醫生護士們,你們虐待,折磨他人的方法不會用來懲罰你們,受害者不會手軟,就像你對待手無寸鐵的他們不會心軟一樣,這就是報應...

 

一名曾在中央台工作的受害者反映,她被家人不信,送進精神病院,在院里,一個護士把該受害者綁在床上毒打,直到打出血來,然后跟該受害者的家人反映,這是“患者”自己搞的。這就是被許多受害者家屬相信的白衣天使的做法,這就是一個沒有任何問題,僅僅因為她說的事情,無法被一些人理解,僅僅因為她不幸比許多人早成了受害者,她就要受到如此的虐待,而且還不能反駁,有口難言。這家醫院的名字,就是北京的261醫院,在天子腳下的大醫院都敢如此放肆,其他小地方的醫院還有啥不敢呢。以致我看到某著名醫院,欺騙一些人,說是免費給做心臟手術,實際是做非法的人體實驗,這個新聞曝光后,我沒有太多的驚訝。當國家禁止給感冒病人開抗生素時,因為抗生素的濫用,我也沒有覺得奇怪,這樣的事情太多太多。我想如果能對這些醫生護士,用他們濫用的葯物,用他們的方法去好好整治整治這些披著羊皮的狼,也許他們才會知道收斂,才會懂得尊重人。所以當某人說我罵醫生時,我得說,不懂得尊重人,而且是受害者的,我們也不會尊重他們,我今天所說的比他們對待別人的,都太過輕描淡寫了。

 

附:也正是這位難友提出一個新疑點,就是難友一貫讀錯的字詞,在沒有其他正常渠道得知正確讀音的情況下,卻被聲音指出了正確的讀音,這不是用幻聽能解釋的。

 

另一個例子,是一名曾做過翻譯的腦控受害者,他也是由於家人不信任被關進了精神病院。在精神病院里,只要他想給家人打電話,醫院就給他進行電針療法。電針,沒有體驗過的也許很難想到他的恐怖之處,我比起許多受害者算是幸運的了,因為我還算有個相對開明的父母,我父母不願我被關,那個地方,被關了,好人也會關出精神病。所以我無法體驗電針的恐怖,但可以通過該難友的描述,想象下。“電針你知道嗎?就是用針扎到人臉上再通電。精神病院就是地獄。”除了電針療法,精神病院還給人開吃了讓人難受到要死的葯物。我早就提醒過受害者,不要相信醫生說的給你吃西葯,能治好沒有的病,這回事。看看吧這位受害者的描述吧:“吃葯讓人難受得要死,我都自殺過好幾次。那個葯一般人吃了就會昏迷,有的人吃了10幾片就死了,我都怕吃那些葯對我造成了不可逆轉的不好的影響。”這就是醫院的療法,這樣的療法,對待沒有的病,真有用??即使是真病人,用這樣的方法就叫治療??我不禁想起牢獄里的囚犯,他們反抗就給予電棍,這是治療嗎,亦或是通過葯物,虐待施與另一種的精神控制。原來所謂的治療,只是讓被關進去的人們,失去了反抗,失去了斗志。這種在我們一般人想象中只有納粹,只有法西斯,只有狗日本這樣的才能做到的,竟然活生生的在社會主義中國的醫院里一遍遍演繹著。

 

這就是讓受害者家屬放心的醫院,放心的白衣天使,放心的醫生權威護士的做法,不要以為這只是個別受害者的控訴。如果受害者的話你不相信,好吧,我得提醒你,報道甚至有過一名女士因為自己老公包二奶,嫌她礙事,以致誣賴她有精神病,以致她竟然被荒唐的3次被關進精神病院。我很佩服這位女士,3次被關進精神病院,不知受過多少次的折磨,她沒有垮掉。我們該譴責的不止那個送她進精神病院的禽獸丈夫,還有3次錯誤抓走她的醫院,你們是干什麼,非法拘禁人,為虎作倀,因為有錢收,就可以隨便的誣賴人,關押別人??還有溫州某老師被丈夫殺害后,被當地的所謂權威,鑒定為抑郁症時,以致網易報道此假新聞,憤怒的人們在那里控訴到,把那個醫生的老婆推下樓去,就說她是抑郁症自殺的。也許現在只是說說,但有天,你們做過的罪行,你們犯下的罪孽,終會報應到你們身上,你們不會受人寬恕,你們也許可以隱姓埋名的逃脫責罰,但你們會永遠受到良心的譴責,你們會再夢里夢到曾受過你們折磨虐待的受害者,你們是永遠逃不過你們該受的懲罰。

 

另外說下,其實醫生他們本身沒有得過幻聽,受害者也沒得過幻聽,所以你讓醫生或者受害者分辨不同也許是很難的,但醫生是不是應該保持著一種開明的態度,而不是憑借所謂的常識,經驗去對待,一個受害者被誤解為幻聽,精神問題,發展下去會有更多受害者被誤當作精神問題,從而把一個錯誤的結論作為常識,經驗推廣下去,這不利於幫助受害者,也不利於社會穩定和諧。而對於受害者,也要努力找找其中的疑點,就像上面舉例說明的念錯字的疑點,大家把疑點分析匯集到一塊,也可以幫助受害者跟精神類疾病區分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