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濫的憂鬱 !

浮濫的憂鬱 !
藍色的心靈 ! 

英文的「 Blue」這個字除了有藍色的意思,也可以形容沮喪憂鬱的心情。這確實是個有意思的字,把低落情緒用顏色表達出來。當一個人沮喪憂鬱時,眼前的景色確實較偏灰暗藍色,一旦興高采烈時,世界看起來又似乎變得非常鮮艷了。  從古到今,負面情緒向來困擾著人類,人類也嘗試用各種方式來找出情緒困擾的原因與解決之道,不過鮮少有真正成功的根本有效方式。宗教信仰可以算是唯一還可以撫慰痛苦與求得心靈寧靜的途徑。因此中西自古以來,心靈與情緒方面的問題向來不屬於醫學的範疇。  
 
直到近代,精神醫學開始把情緒問題怪罪於大腦內的化學物質平衡失調。各式的化學藥物紛紛出籠,試圖「調整」腦內的化學平衡以治療「精神疾病」,但往往又衍生出更多的副作用。但是情緒與精神問題真的全是大腦內的分泌物失調造成的嗎?正如一位精神病學榮譽教授湯瑪士?薩茲博士所說的:「精神科醫師宣稱精神疾病是大腦疾病,宣稱這是根據最新科技的影像診斷技術與治療藥物所證實的。這完全不是事實。尚未有任何客觀的診斷測試可以證實或推翻憂鬱症。研究人員認為他們已經發現在一些憂鬱症患者的腦脊液中缺乏一種血清素成分。但是這種缺乏尚未被證實。可是病人們經常被灌輸說憂? {症已確定是因為缺乏血清素所引起的。這些生化術語的功用在藥品市場行銷方面的益處遠多於臨床治療的意義。
 
精神醫學之所以會緊抓著這些理論不放,不僅是因為沒有其他理論可替代,而且也是因為這些理論可以用來推廣宣傳藥物治療。」  
 
由於藥物對情緒的治療效果不彰,頂多只是麻痺或壓抑症狀,使患者感受不到情緒,讓人感覺像個活死人,因此有越來越多的醫師與學者們開始在思考是不是治療的基本理論與方向出了問題,是不是有另外符合科學的理論與解決方法。  
 
美國著名學者 L.羅恩 賀伯特對於這方面採取另一種完全不同的研究方式。他發現了情緒障礙的根本成因,推翻了大腦生化失調的理論。更重要的是,他的治療理論與方式可以精準地處理並可接受反覆的驗證實驗。現在這項稱作「戴尼提」的心靈健康科學已經在歐美逐漸蔚為風潮,成為許多知名人士的自我心靈保健工具。  
 
這類非醫學的另類方法也許是患有情緒困擾者的真正出路。我鼓勵大家應該多多探索一些新的觀念。藥物絕不是唯一的方法,「權威」或「專家」也不一定真的能解決問題。能有效地讓藍色心靈變成彩色的,才是我們該採用的。
(作者薛智元係仁安診所主治醫師

浮濫的憂鬱 ! 
 現在最「流行」的病就屬憂鬱症了。每天各個報紙的醫療版與社會版上都有許多醫師與專家學者在談論憂鬱症與報導憂鬱症的相關消息。各醫療院所的精神科門診拜媒體宣傳所賜,都是門庭若市。台灣被診斷為憂鬱症的患者越來越多,人數呈直線上升,近年來在這方面的健保醫療費用支出因而不斷暴漲。許多人動不動就懷疑自己有憂鬱症,甚至連醫生們自己也都有這種「自我診斷」的情況。但是,真的有這麼多「憂鬱症」嗎?
 
  我遇過好幾位胃病病人因為其症狀而被診斷為「憂鬱症」,在給予服用一些胃藥後,「憂鬱症」就消失了。許多為慢性疼痛所惱的老年人也都被冠上「憂鬱症」診斷,只因為醫師一時無法找出疼痛的真正原因。有些人因為股票慘跌或失去親人而心情低落鬱悶,原本其情緒在數週後就會逐漸恢復,在看了報章電視報導後,就去找醫師堅持說自己得了憂鬱症,醫師也從善如流地給予抗憂鬱藥物服用,結果自此離不開藥物。這類情況比比皆是。
 
  首先,「憂鬱症」其實是個很奇怪的診斷病名,因為它根本沒有任何醫學上的病理證據,也就是說,你無法發現有任何生理上的病變異常可以確定是造成憂鬱症的原因,也無法像一般疾病一樣進行科學性檢驗以確立診斷。有人提出是因為腦內的一項分泌物質-血清素減少所導致的,但是這至今仍只是停留在理論階段,並且有許多的爭議。像這樣沒有證據的理論,卻被藥廠緊抓著大肆宣傳,找了許多專家背書,不斷地向醫界與民眾塑造這是一個確定事實的印象,目的就是為了要銷售它的新型抗憂鬱藥。現在,由於藥廠非常成功的全球市場行銷模式,抗憂鬱藥物已成為世界上獲利最高的一項生意,每年可以有數百億美元的利潤。
 
  對於憂鬱症的診斷基本上是憑藉一份評估量表,若「符合」的項目越多,則越可能被判定憂鬱症。至於怎麼樣算「符合」,每個精神科醫師的看法又都不一致。有的人很嚴謹,但有的人只要你有任何心情鬱悶情況就直接給你個「憂鬱症」診斷,然後你就等著領藥吃,而且要至少連續吃六個月,若沒好就還要繼續吃下去,成為了「最忠實顧客」。並且還不會有「誤診」的醫療糾紛問題,因為它根本就沒有檢驗標準。這些對精神科醫師而言是很大的利益誘因,因此何不多多益善,全民一起「憂鬱」呢!現在衛生署在全國各地推行「憂鬱症共同照護網」,鼓勵基層的非精神專科的醫師們也加入「發現」與「診斷」憂鬱症的行列,並且只要是診斷為憂鬱症的個案,醫師還可獲得健保的額外診療給付。利之所趨,預估這股憂鬱風潮將會越來越浮濫。
 
  美國學者 L.羅恩 賀伯特就曾指出,未來越來越多的人們將會因為精神醫學的診斷病名而相信自己有精神疾病,並且受苦於這些自己所認定的虛擬疾病。

別忽視了自殺的另一項可能因素! 
倪敏然自殺事件造成全台的大震撼。許多專家學者們紛紛出來在各式媒體上宣傳與教育社會大眾憂鬱症的可怕,並且鼓勵民眾去接受精神科治療。最近各大醫院的精神科門診人數都因此激增。可是,當社會各界都將自殺潮的原因歸於憂鬱症時,我想提醒大家另一個可能引發自殺衝動的原因:抗憂鬱藥物。  
 
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 FDA)在去年九月舉辦聽證會,與會的專家學者們共同結論證實抗憂鬱藥物具有導致自殺衝動的副作用。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因此正式對全世界宣佈這項結論,並強制要求藥廠必須在藥物包裝盒上以黑框明顯標示此自殺副作用。  當初這些新型抗憂鬱藥物(選擇性血清素再吸收抑制劑)剛上市時,就有專家提出這項警訊,而且隨著此藥物的推廣與流行,自殺案例數目卻不減反增。
 
有越來越多的醫師與受害者家屬對此類藥物提出質疑。但藥廠與大多數精神科醫師開始時都矢口否認。這項爭議直到去年終於塵埃落定,確定自殺是抗憂鬱藥的可能副作用之一。而且調查更揭露了研發此類抗憂鬱藥物的藥廠其實早在研究階段就發現有此自殺副作用,但卻隱瞞不公佈的惡行。  
 
 FDA公佈了十項這類抗憂鬱藥物,包括百憂解、樂復得、希普能、克憂果、無鬱寧、速悅等等。據報載倪敏然在自殺前數週被一位精神科醫師診斷為重度憂鬱症並給予藥物治療,這消息不禁讓人高度懷疑是否是因為藥物而引發了他的自殺強迫衝動。  現在「憂鬱症」成了最「流行」的「疾病」,大家把自殺衝動全都歸咎於憂鬱症本身,隨之而來的必定是更大量氾濫的藥物處方。這是個令人非常憂心的可怕威脅,因為很可能造成台灣的自殺率更加不斷攀升。  
 
雖然抗憂鬱藥物可能有自殺副作用,但正在服藥患者切不可因此而自行立即停藥,因為停藥後的反彈現象會使得憂鬱症狀更加惡化,也會有可能引發自殺衝動。建議憂鬱低潮者應該多尋求非藥物方式紓解鬱悶情緒。家人朋友的支持與溝通、社工單位的協助、宗教慰藉、積極從事戶外活動、避免接觸負面新聞與消息等等,都可以協助個人逐漸走出陰霾低潮。 (作者薛智元係仁安診所主治醫師) 


http://users9.nofeehost.com/yalongood/mindcontrol/index.asp?idno=1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