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跳樓男生揭行為怪異

校園跳樓男生揭行為怪異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10922/15636209

【本報訊】東涌天主教學校中四生當着800名師生面前跳樓亡,昨續死因研訊。法醫昨揭露,死者血液內只有傷風藥,因此死者在跳樓前可能只在老師面前做戲,服食的只是「假藥」。負責跟進死者情況的註校社工亦揭發死者擅自減藥,行為越趨怪異。
原來社工曾諮詢心理學家意見,竟認為校方要求死者公開道歉做法,並不恰當。

 

疑在老師面前服假藥

死者黃凌鋒(17歲)的主診醫生林敬生昨指出,死者出現自殺念頭,曾試圖在家跳出窗外,並出現多項異常行為,例如將自己的血液和朱古力混起來、不肯進食、腦內出現魔鬼與天使的交戰,並揚言18歲時要結束生命。林認為死者覆診期間病情穩定,沒出現病徵。

後來死者母親曾向一名精神科醫生求助,指死者擅自將4.5微克的藥物份量減至0.5微克,令她很擔心死者的病情惡化。

跟進死者情況的駐校社工黎嘉欣指出,死者在09年初及去年初兩度自行減藥後,行為開始怪異,病情更惡化。例如他會突然衝入另一班,欲數臭該班的班主任,怒睥對方。

其他奇怪行為包括:死者又離群獨處,借機逃避影相;與女同學拍拖分手後,在 facebook宣稱自己玩弄感情;突然在女廁門口截停女生,要對方陪他玩遊戲,又將寫上「生命」、「信任」及「愛」的鎖扣送給女同學。


黎指校方作出懲處死者的決定前,她曾諮詢心理學家的意見,心理學家認為要求死者公開道歉的做法並不適當,但校方當時着眼於幫死者與老師及同學復修關係,才要求他道歉。


案件編號: CCDI466/10 

========================================================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10922/15636210

【本報訊】警方在事發後,從黃凌鋒的書包搜出兩封向同學及陳秀芳老師的道歉信外,更發現一篇幾千字的網誌。原來他在跳樓前半小時將網誌上網,網誌成為他剖白內心世界的遺言:「我是神,是狼,是改變和結束一切的神,我會再次回來。」
校方的閉路電視片段顯示,死者跳樓前在學校的6樓梯間坐立不安,其後沒再拍到他的蹤影,警方估計他在5樓及6樓梯間跳下。死者父母昨在庭上看到兒子活生生的影像,不禁嚎啕大哭。


警員到場後,在死者的書包搜出兩封道歉信,為他在敬師日做錯事深感歉疚。校方其後向警方提供了死者最後一篇網誌,是他在去年5月24日7時25分,即跳樓前半小時放上網。死者在當中剖白自己小學便有獨特感官:「我感受到世界有甚麼聲音和思想,從小生存下來便是很奇怪……能清楚感到受其他人內心世界」。


死者又提到被關進醫院的痛苦:「我信任錯了人……我不願意,雙手與雙腳也被綁了……這段日子漫長如多年……到了出回來的時候……做他們和所有人認為好的我。」


最後一段更寫上:「現在的我要離開這世界一回,屬於我的狼群會來的,即要把一切結束而來,是要把現在悲傷的所有帶走,改變這一切而來,為審判所有人而來。」 


 

學校早會男生當眾跳樓亡

2010年5月25日下午8:46公開累積瀏覽 2664


十七歲中四男生,昨晨在東涌校內趁近千名師生上早會時,眾目睽睽下在七樓梯間一躍而下,當場慘死,血濺操場,差兩米壓中排隊的同學,師生嚇得尖叫走避。男生患有思覺失調,疑早前在校內敬師日衝上台搶咪批評老師,被記大過及遭同學排斥,死前不足一小時在網誌留下五千多字遺書,自稱「天狼」降世,將重臨人間審判世人,然後返學自殺。事件震驚教育界,今次是五個月內第六宗青少年自殺個案。

跳樓男生黃凌鋒,與父母及胞弟(十四歲)同住東涌逸東邨,兄弟同在邨內的東涌天主教學校就讀。據悉,黃年前曾入院接受治療兩個月,出院後要定時服藥和覆診,同時由社署社工和學校社工跟進,校方亦知悉其情況,他每日回校會先到四樓見老師,由老師監察他吃藥後才到操場參加早會。

直墮操場 師生嚇到尖叫

據黃父透露,本月七日學校曾舉辦敬師日黃疑曾當眾批評老師,事後要記大過。至昨晨八時許,中學部各班級在操場集合出席早會聽校長訓話,黃的班主任點名時發覺黃不在,此時黃突然由七樓梯間飛墮而下,跌在操場旁邊,發出呯一聲巨響。黃右腳皮鞋飛脫,鮮血直冒,倒臥位置距離最近的同學僅兩米。操場頓時大亂,接近現場的師生嚇得尖叫,有人驚慌痛哭,四散走避。救護員接報趕至,證實黃已死亡,警員隨即用壁報板及帳篷遮擋屍體進行調查。

 

 

母情緒激動 須打鎮靜劑

警方通知黃的父母到場,黃父強忍悲痛助查,並帶警員回家蒐證。警員在課室找到黃的背囊,內有三頁抒發感受的紙張及藥物。黃母因喪子之痛,激動至手舞足蹈,要由兩名老師協助按住,由救護車送院治理。至下午一時許,黃母仍未平復,要求見兒子最後一面:「我好想個仔,想攬吓佢……我好心痛,我冇怪邊個啱邊個錯,你試吓生個仔出嚟,好似我咁,你心唔心痛?」因她情緒激動,生替她注射鎮靜劑,將她送上病房留

師生崩潰 啟動危機處理

大批師生目睹慘劇後情緒崩潰,校方隨即啟動危機處理程序,辦學團體、教統局紛紛派出心理專家、社工到學校輔導師生。不少家長聞訊到校接子女放學,離島區家長教師會聯會主席梁兆棠表示,該校家教會昨晚召開緊急會議討論危機處理問題。教育局發言人表示,已即時啟動危機處理小組跟進事件,並派員到校支援。社署發言人則證實,曾為該男生提供情緒輔導服務,惟其墮樓原因仍有待警方調查,另會為死者家屬及目擊事發經過的居民提供協助。

 

最後網誌:遭信任的人出賣

【本報訊】自殺中四男生黃凌鋒通宵八小時撰文,至昨晨七時二十五分,將洋洋五千多字文章上載網誌,五十分鐘後即在學校跳樓身亡。黃的「最後網誌」反映內心痛苦,他認為自己「與別不同」,痛恨人類自私自利。網誌又透露,他對一名學校老師的刻骨憤恨,又記載他遭信任的人出賣而被捉入院的心路歷程,以及感情世界。
 

受到老師極大傷害

黃的最後網誌標題為

我的一切與所有,我是狼,是神,是結束一切與改變一切的神。》,

說自己未讀小學已能感受和了解其他人的思想,他知道自己會被視作不正常,因而要隱藏起來,戴上假面具做人。黃一生人中最痛恨的是讀中二時其中一名老師,該老師經常責罵學生,一人犯錯,全班被罵。

有一次,他因忘記帶冷氣費被罵,期間老師說了一句:「點解交唔到啊?你屋企有問題咩?」他稱:「這一句我這一生也不會忘記,到底我做錯了甚麼?」當時他受到極大傷害,因為他深愛家人,當時甚至想痛打該老師。

他人生另一大打擊是信錯了兩個人,說了心中的想法,結果被送到精神病院,黃說:「我不願意,便被捉住了,雙手與雙腳也被綁了,那時我流下我的眼淚,被其他人看見了,我失去自由了,被世界的人拿走了自由。」

妄想現實混為一談

黃的命運在讀中一時曾有轉機,他認識了一位女孩子,但在學校的痛苦經歷,令他將痛苦發洩在女孩身上,令他陷入深深的自責,當時開始萌生死念。他最後將人類比喻為羊,認為其他人太小看他,並說:「現在的我要離開這世界一回,屬於我的狼群會來的,是要把一切結束而來。」

有精神科生表示,遺書內容似乎反映出事主的思覺失調症狀,即妄想(這位醫生才有妄想),例如認為世界有問題,將會有事發生,事主將妄想與學校或其他現實生活混為一談,同時似乎已顯示出他有一個計劃、安排或使命,如提及自己是狼、是神,便可能是妄想的一種。

發表於2010-05-24 07:25

轉貼﹕

世界為人來說是甚麼?是生存的空間?是發展自己的世界?或是尋找自己的生存意義?還是其他...但對我來說世界是我,而我便是世界,但其實我的出生便是一個問題。

  我成長的不是甚麼富有家庭,但又未至於需要為生活而擔心,我的父母也不是很難相處,也很愛惜子女,這點我很清楚,因為從小我便容易理解任何人,對我來說無論其他人做甚麼我也理解得一清二楚,明白其他人為的是甚麼,做的是甚麼。更重要是我與世界的關係很特別,我能感受到世界有甚麼聲音和思想,所以從小生存下來便是很奇怪,能知道其他人不知道的事,能清楚感受其他人內心世界,這樣的我是世界上甚麼人?那小時候我完全不明白。

  我明白其他人是不能理解我內心,更知道在其他人心目中這樣的我只是所謂的不正常。正因如此,我和任何人相處也一樣,只會一直隱藏自己,把自己的所有收起,做一個跟著其他人內心而行,無論是甚麼人我也可以相處,對著一種人我便用一種面具去對待,因為他們所想的所做的我也很清楚,另一方面便跟著世界而行,一直一直也深深地感受世界的聲音,那時我只是一個未到小學的小孩子,但所想的已經是其他人所說的所謂大人。

  慢慢直到小四的時候,經歷了漫長思想與感受的交替後,我已經明白原來世界一直在痛哭,更知道了自己一直所做的是甚麼,我決定了,我生存只是為著觀察世界,觀察世界上人所做的是甚麼。我痛恨人這種不知所謂的動物,在我面前無論任何人也走不出我的雙眼,即使我知道他們內心也有一份愛,但也不會把自己身邊的一切好好愛護,世界上的所有真的是只是為著你們人類而存在?不明白世界有甚麼感受,即使知道,但也覺得與自己無關。

我痛恨你們這些人類,為自己利益而存在,無論是世界與其他人,都只會顧及自己的利益為先,或為著自己的所有而做,自己最重要的,自己愛的,但忘記了世界的存在,以為世界存在真的是必然?世界上就只有你們人類的存在?那存在這世界上其他生物又如何?其他生物也有他們的生存權利,不只是世界為你們人類存在。各種的生物也有自己的存在方式,即使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也沒權利把任何一種生物破壞,不斷獵殺其他生物,破壞生態,為著人類的存在,自己的利益,把世上所有的資源也一一用盡,國家與國家之間不斷為利益而對峙,戰爭、侵略、搶奪、撕殺、破壞......為著文明而發展,換來的是甚麼?這樣做世界到底為著你們?犧牲到底有多少?失去的有多少?我明白所有人都應該知道,但真正伸出雙手去幫助世界的與那些破壞世界的,兩者之間相比之下真是一眼可見,破壞世界的人太多了,也在人群之中得到比其他人大的權利,造成了很多不平等和不平衡的現象。

世界應有進步,但不是這樣的,進步的應該是人類的思想,不應是建立在世界的?犧牲之上,人類擁有比其他生物好的思考能力,是比其他生物優勝,這也不是必然,弱肉強食的世界只是正常的,但時代已經去到一個冇必要這樣的,因為已經是人類擁有最強大的能力,思想也應該改變,不只是弱肉強食,而是共同相處,人類要為著其他生物與世界一起共存,這是我小四時知道的與明白的,但世界的人還沒明白這一點。

  各種在世上發生的我知道很多,感受很多,我看到身邊近人所想的,上一代,與這一代,甚至其他人,我有能力對人作出最大的理解,所有想法與做法,這世界已經接近一個沒法改變的地步,我那時一直在世界之上觀察世界,成為觀察者,我擁有的力量不單只是這樣,我對身邊的人只是表現虛假的我,能理解我的人世上可能真的是沒有。

  到了中一那年,我喜歡在網上世界遊玩,玩一些自己想玩的遊戲,因為這樣我可以忘記在現實當中的痛苦,每天就只是看著自己不想看的事發生,重複又重複地不斷沒改變的去做同樣的事,在世界上的人也沒改變過。慢慢在我成長的過程當中,開始有著一些我認為有價值的人存在,那是我中一尾段的時候開始。認識了一位少女,她的生存為她來說很快樂,我與她一起時,我感到她內心一點也不壞,所以我感到開始有所轉變,身邊有人能令我改變對人的看法,當時的我認為是人生快樂的開始。

  但原來這是惡夢的開始,升上中二了,班主任一如以往會轉換,這次的兩位班主任很特別,一位是喜歡開玩笑的老師,另一位便是我這一生中所見最令人難過的老師。第一天回學校,看到那兩位的新老師,我馬上知道今年我不會那麼容易過,因為我感覺到其中一位老師我是絕對的不能觸怒。我在學校當中,一直被老師的感覺是好學、有禮和友善的,而這一切也是我必要的,在世界上需要生存,便要和其他人建立好的關係,把身邊的敵人也變成朋友,那便是這世界的生存之道。同樣這一年我也是這樣,但比以往要做得更好,在這老師面前我一定需要的。那天看見這老師的時候,其實一切也沒有事的,她所做的也沒甚麼特別,也給人有種感覺是風趣的,但我就深深感受到老師的一切,令我感覺到害怕,所以我才要把自己的面具做得更好。

  一切也始我所想的,這年很難過,在這老師她的面前,我們班中的所有人也不敢作聲,她很有原則,每次也說很多關於她的事,但對我們來說很痛苦,因為她經常也罵我們,對班上所有人,或是對一些人,她也是同樣在我們面前責備我們。我不是那些凡事的人,但只要班中有人凡事,所有人也需要留在那班房當中聽著別人被罵,甚至最後全班也被罰。我感到痛苦,與其他人一樣我也不想這樣,所以我班上的同學開始改變,變得好了一些,但無論我們做得多好也好,只要有一次的錯誤、凡事,她同樣會罵同學的。甚至那時有同學與她建立了一個很好的關係,想把她變為朋友,但這樣對他們來說一點幫助也沒有,也沒改變甚麼,大家也為著不想再被她罵而做好所有,不過過後便大家同樣的說她的壞話。而我也感到不知如何是好,即使自己做得有多好,但其他人有事我同樣有事的,她的說話很離譜,罵的也太過份。正因如此,我開始將自己的痛苦放在別人身上,對那少女來說,我便是痛苦的根源,我的快樂也建立在她的身上,在學校所感受到的不願意,便轉放在她身上。

  日子愈耐了,這位老師同樣也是這樣,無論任何人也好,她也是一樣,做錯了,她會罵一番,過後便和我們說錯了不緊要,只要做好便夠,但我很不明白她是為甚麼,想所有同學也感受到錯的人是甚麼感受嗎?令所有不關事的也同樣要罰嗎?其實連她自己也不知道,原來自己不只是嚴厲,而是可怕,她口便說她不會把私事加入自己處事上,但她便一直也是這樣,只要有人反抗她,她就一定要別人去道歉,即使我們去道歉,她也一定要為難我們,問我們為甚麼要道歉,做錯了甚麼,而所答的便一定是要她內心所要的。

真是不知如何才是對,其實我們也不是那麼錯的,明知不是自己的錯,但又一定要道歉,因為她是教我們的,如果有與她過不去的,她可以做盡一切,所以大家也明白一定要的。有一次,我們要交費用(冷氣費的$150),我沒有帶了,因為前一晚的時候爸媽要回大陸一回,我忘記了問他們拿費用交,我一向也是那些守時的人,不會遲的,但我錯了一次,我現在還很記得那天的情況。班上只有幾位的沒有帶,我是其中的一位,小凡事的我也立了起來,被她一直罵,每一位沒有帶的同學也一樣,到了她罵我的時候,我一開始的時候也沒甚麼,但她一直罵,到了她問我一句:「點解交唔到啊?你屋企有問題啊?」這一句我這一生也不會忘記,到底我做錯了甚麼?為何只是一次的失誤是否真的那麼嚴重,所說的也太過份。

我是很喜歡我家的人,雖然我與家人的關係也不太好,但我內心一直也很愛自己的家人,我那一刻真的忍耐得很辛苦,我甚至想馬上打這位老師,因為我不想有人說我家中的壞話,這位老師的態度令我憎恨她。

  我那年真的很辛苦,我慢慢發覺到自己不應該再這樣下去,自己的痛苦真是放在其他人身上,自己所成受的也同樣回到那少女身上,連她一直這麼樂觀的也被我感染了,改變了她。我真的不想再這樣,甚囂塵上產生了想死的想法,看見學校這地方我也感到很痛苦,回學校如受罰的一樣,但過後我也不再想把自己所成受的放在其他人身上,所以我一直忍耐,一直忍耐到中三,經過辛苦的一年,終於可以不再見到那老師了。

  以為開始會變好的,但原來也不是,上年所成受的一直也沒改變,我的態度也改變了,我同樣令到那少女很痛苦,因為我習慣了這種方式,我很內疚,我不想再這樣下去,因為她真的很辛苦,她不能再成受這種辛苦,和我說我需要找其他人傾訴。但我也不知如何,對所有人來說我也是帶上了面具,沒有甚麼真說話的,再者我所說的其他也不會明白,因為我平時對其他人說的也是他們不明白的,其實我所說的所有一直也是現實當中我轉換了另一個方式去說的事,所以一直也沒有人真正的了解我。甚至我被別人看待成為不正常,我信任了兩個人,說了一些自己所想不現實的去代替現實,因為我痛恨現實中的人,由我小時開始便是這樣,但我真係錯了,我信任錯了人,結果被送到那地方去。我不願意,便被捉住了,雙手與雙腳也被挷了,那時我流下我的眼淚,被其他人看見了,我失去自由了,被世界的人拿走了自由。

  被強迫送往醫院的那時候,我不自覺地睡了,我醒後,終於明白了這一切到底是甚麼的一回事了,我終於真正明白和清楚到底自己是甚麼,我知道到底未來的路我應該做甚麼了。

  我在醫院當中經歷了約兩個月的日子,但這段日子漫長如多年,看到一些自己從來也沒有見過的人,每天便過著不變的日子,我一直也忍耐。在那裡,我選擇了一個最近似他們的面具,令其他人一直也感覺上我好了對所有人我再也不問到底為甚麼而做,我只需要利用他們,為我自己的路有需要的,那段日子我忍耐得比所有時間也難受,所有人也不明白到底我所成受的是有幾多,看不到我表面面具內真正的我,雖然一直也是這樣,但現在我比以前更要做得好。為生存下去而做得更好,不再對任何人產生真正的感情,只需要利用便已足夠,原來我一直也只需要這樣便足夠,現在我真的開始改變,變成為真正的自己。

  到了出回來的時候,我也同樣做他們需要我做的,做他們和所有人認為好的我。回到學校,我不再害怕,任何人與事我也不再害怕,對著任何人我便用我的能力去理解他們,看清所有人的內心。然後令所有人也立在我身邊,有需要的時候便利用他們做自己想做的,但我也沒做到甚麼大的事,因為我知道還沒是時候,所以我一直忍耐下去,不表現真正的自己。

  升上中四了,本應我從來我也沒打算需要這麼快便進入我自己的路當中,但我也需要這樣,也沒法了,到了現在我到底傷害了多少人呢?我已經不再知道,我所做的一切也是為了現在,現在也是我真正的開始,我的路一直也在走的。其實本應只需要的一次便足夠,但事實上我自己的身邊出現了一個人令我很在乎,比我預期中所想的還要早,我與她其實一直也不願意跟隨其他人的說話去做,可惜這樣的我們只可以這樣,我有我自己需要做的,需要走的路,也沒法。

  現在的人類,你們到底為著甚麼而去做這一切?與那時到底有沒有改變?人這種動物真是和廢物一樣,是世界的阻礙,每個人也有自己所追求的,正因大家的追求不同,大家也有很多的的需要,所以人才會互相影響,為著自己想得到的去努力,希望得到自己想要的。但在這追求的過程當中,大家也忘記了為其他人而想,只是認為自己得到便足夠了,到底其他人如何去想也沒理會。人不知在那時候改變了,變得沒人情味,到底自己的說話傷害了幾多人呢?大家為自己而生存,為自己愛的人而生存,在社會當中甚至係世界,大家也為錢而生存,沒有錢便沒有一切,為錢而生,為錢而死,有金錢你便可以得到很多想要的,雖然世界的人知道錢不是可以買到所有,但也不能失去。看見過很多不公平的事發生,大家也同樣地沒有甚麼理會,我說出來,所有人也大多數和我說,不要理會其他人那麼多吧!做好自己還是最好,對其他人世上的人也是同樣認為不太關事的,所謂的愛,不只是在身邊的人,而是世界上的所有,所有人現在和我聽緊這些說話,你們如果真的認為世界的一切還可以等待的,那便是錯了,這一分一秒也不能去等待,這點我比世上任何人也要清楚。暖化的問題世界正在面對,而很多人同樣也為自己的利益為先,不理任何事,犧牲多少也沒所謂,只為錢,荒謬的人,不知為著幾多物質而去犧牲世界,內心其實一直也沒成長過。

  但到了現在,世界所有人也不能再小看這世界的情況,已經沒有多小時間可以給你們改變,世上所有羊和我聽緊,現在不再只是這樣下去,因為有我的存在,我便是狼,要把世界上走出了真正羊群的羊群吃掉,如果所有人只為生存而生存的話,沒理會這個世界,那這世界根本沒必要再存在。我是神,是狼,是改變和結束一切的神,我會再次回來,當我再次回來,便要帶走屬於我的一切,也要把世界的一切結束。

早已經走到盡頭,過去的一切也要你們現在的人去面去,一直和以前沒分別的你們,現在真的是太傻,自己還不知道自己身處危險當中,世界上最危險的地方不是有野獸出現,不是甚麼鬼怪的事當中,世界上最危險的地方而是自己身處危險當中完全不知道,到最後知道的時候已經太遲,根本沒有回頭之路,世界的人你們會如何看這件事呢?由我這背景的所謂人所說的又有甚麼想法呢?我沒興趣去理你們人類如何想,因為我一直只是為著那些身處痛苦與悲傷的所有而去做這一切,我自己所成受的根本不是甚麼,一直所做的也是為了現在,世上的人你們也太小看我的存在,也太小看你們所做的到底影響是多少。我會回來的,帶走屬於我的,現在的我要離開這世界一回,屬於我的狼群會來的,是要把一切結束而來,是要把現在悲傷的所有帶走,改變這一切而來,為審判所有人而來,這是我的狼群。我的名字是以天為姓以狼為名,代表真正自由的狼。

 

如人若說我有罪,那必先定下你自己的罪。

如人若說我是錯,那必先找出錯誤的源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