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路已到盡頭

我是什麼人,這已經不重要了,16歲那年的一個秋天突然改變了我一生,我30了,社恐整整14年,這14年裡,我痛不欲生,生不如死,不知道春夏秋冬,我從一個人見人愛,學習優秀,身體強壯,酷愛交往,幽默風趣,還曾經在演講比賽中得過獎的人,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不敢抬頭,不敢大聲說話,不敢去人多的地方,答非所問,見了人甚至踉踉倉倉,頭昏目眩,行屍走肉。伴隨我成長的除了恐懼,失眠,哭泣,孤獨,鬱悶,還有別人的不理解,冷眼,嘲笑,諷刺,恐嚇,侮辱。       我父親是精神病人,酗酒,經常沒日沒夜的罵,我從8歲開始就沒得過安寧,我16那年,他去世了,我卻發了病,我父親的一生已經夠悲慘的了,我不想重蹈覆轍,在別人眼裡,我父親是老神經病,我是小精神病,經常被人吐唾沫,大聲咳嗽,甚至直接罵瘋子是家常便飯,我默默地哭泣,一次又一次地哭泣,我快崩潰了,我無法再在家裡生活下去,於是我離家出走,來到深山,我不怕風不怕雨不怕黑夜不怕野鬼,我卻怕人,我不怕飢餓,不怕寒冷,到了這裡很寧靜,沒有冷眼,沒有侮辱,沒有恐懼的對象,可是我的母親呢,她一定在哭泣,在尋找,牽腸掛肚,撕心裂肺,我戰勝了孤獨,卻戰勝不了對親人的牽掛,我回來了,媽媽和我抱著一團失聲痛哭.......        我試著努力,不再放棄,走路不再低頭,可是面容僵硬,余光斜視,一段不足一千米的路,我感覺體力已經透支. .......

 

http://tieba.baidu.com/p/690095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