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己不是我自己的(姚多傑)

我的一生.己不是我自己的(姚多傑)

我的一生.己不是我自己的(姚多傑)
取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67d03bdc0100x1d8.html

 

我.姚多傑.安徽省.淮南市人.1967年.9月26日出生於一個教師家庭, 因“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開始,我的父親因家庭成份不好,被強制下放到[淮南市.八公山醬鹽廠當了一名鍋爐工,[爺爺曾是地主],1973年父親又從返教師工作崗位,[安徽省.淮南市。洞山第二小學]任體育教師,父親的教學是很嚴格的,[也許因此而得罪過學生],

 

在“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期間,階級鬥爭仍然看作占主要地位的階級鬥爭,並運用大規模群眾性政治運動的方法來解決。我親身經歷了我的哥哥因呼喊[打到劉少奇保衛毛主席]的口號而被我父親暴打一頓,呵呵…..講實話.當時並不是我父親擁護劉少奇,而是因家庭成份不好怕我哥把口號喊錯[打到毛主席保衛劉少奇]而遭受滅頂之災,從而讓我幼小的心靈明白政治的可怕性,

 

1975年我入小學一年級[安徽省.淮南市。洞山第二小學],1976年小學二年級, 1976年9月9日上午。學校接到通知,全體教師生到操場集合等候,當全體教師生坐在操場不知等了多久時,學校的廣播傳來了低沉的哀樂聲,傳來了我們敬愛的偉大領袖毛主席逝世的消息,在哀樂聲的傳感下.在懷著對我們敬愛的偉大領袖毛主席崇敬的心情下,全校師生齊聲痛苦,可我正在痛哭流淚時.突然面部表情無法控制的在笑,這在當時是多麼可怕的舉止,當我低頭無論怎樣都無法控制和掩飾我臉上的笑容時,正好被坐我後面的同學[王偉]看見,[王偉] 同學當時就積極的向老師舉了我的[反革命嘴臉],幸好當時老師心情比較痛苦[或出於.於我父同是教師的階級感情上],低聲斥責[王偉] 同學不要亂講,而我當時的恐懼心情是無法比喻的,生怕一家因此而被革命的鐵拳打倒,因此此情景一直記憶憂新,

 

1980年我考入了.安徽省.淮南市第一中學,在上中學期間,我經常出現想逃學的念頭,可又怕家長得知後責罵,而奇怪的是。好像老天有意一般,只要我出現想逃學的念頭.身體就會發低燒,而因此我只要出現想逃學的念頭,就可到醫院開到病假條,同樣也能得到父母的關懷,唯一的就是成績在班上倒數,

1985年上海外公去世,.因幼年時曾在上海外公家度過一年,深得外公疼愛,所以外公的去世讓我心痛,記得天還比較冷,我隨父母一起參加了外公的追悼會,在追悼會上又出現了1976年9月9日毛主席逝世的那一幕,內心悲痛.可面部表情突然無法控制的在笑,當時的心情真是難以想像,我只有豎起衣領來掩飾面部難堪的表情,更為異樣的是當我扶著我的二姨向我外公遺體告別時,在接近外公遺體時.我盡無法控制的把我二姨向我外公遺體處推了一把,當時一剎間我大腦一片空白,當看到二姨驚異的眼神時我才清醒,我又急忙把二姨扶住,這干嘎的一幕我怎麼也無法忘去。

 

1995年於弟弟去海南游玩,當我於弟弟從湛江至海口的海輪上,當我於弟弟站在海輪的後甲板上,觀看大海的壯觀時,突然竟有把弟弟抱起丟入大海的邪惡衝動,我當時被這種邪念恐懼的全身顫抖,雙手緊緊抓住後甲板的鋼扶手,懼怕無法自控,並讓弟弟快回到客倉去,當弟弟離去後,我的雙手還緊緊抓住後甲板的鋼扶手上,如當時沒能克制,那被丟入大海的弟弟.定會被輪船的後螺旋槳打的粉碎,其後果是可想而知的了,這種一剎間的邪念給我心理造成的恐懼久久難以忘去,更是百思不得其解,

 

1996年我來到了深圳,初到深圳我從事一家娛樂場所保安工作,1997年在一台企公司從事管理工作,2002年從事酒店管理,任部門經理,因工作需要長住酒店客房,

 

從2007年11月份開始、我感覺總是聽到有人在講話,是兩個女性的聲音、有時在自己聊天有時在議論我,但我總找不到聲音的來源、當時也沒太在意,還總以為酒店隔音不好,2008年開始天天都能聽到多人在議論我的聲音,並我想什麼/做什麼/對方都會用語言講出來,我找遍樓層房間/可並無一人,實感奇怪並覺恐懼,2008年3月分開始,當我睡覺時,一閉上眼就有影像出現,睜開眼後影像又消失,

 

每當晚上我躺在床上閉上眼時,、眼前就出現可怕的魔鬼影像,有時也有男女多人淫亂的影像,當時不知道原因,我去深圳市最好,也最具權威性的精神病檢查於醫療的醫院(康寧醫院),結果一切正常,<但我在醫院做腦電波檢查的時候,檢查時醫生讓我把眼閉上、然後在眼前放一鏡像片,當閉上眼晴時,竟然向睜開眼睛一樣能清楚的看到鏡像片上所顯示的各種圖像,醫生也以此來確定你腦電波是否正常>,當時我咨詢了醫師是何原理,當時醫師解釋是向我大腦發射的圖像電波而己,如向我大腦發射的圖像電波,我能清晰接收就屬正常,反之就屬不正常,由此我明白了為何每當晚上我躺在床上閉上眼時,、眼前就出現可怕的魔鬼及男女多人淫亂的影像,是有人.人為的向我大腦發射圖像電波所至,所以腦控受害者.在受害期間所產生的影像根本就不是幻覺,而是人為的使用高科技的設備.遠距離的向受害者大腦發射的影像電波所至,各市級醫院就有此設備,當然這只是民用的,軍用的級別己在無可想像之中]

 

在經過無數個痛苦恐怖的曰夜中,我曾數次在痛苦於恐怖中痛哭,可讓人無法想像的是,我在痛苦於恐怖中痛哭時,突然面部神經確在無法控制的在笑,就像人在痛苦中突然興奮神經及笑的神經受到無法控制的刺擊一樣,此感讓我突然想起當年[1976年偉大領袖毛主席逝世] 及[1985年上海外公去世] 時的異樣。

 

有一天對方在議論中講到了[腦控/電磁波] 之事,我聽後就好奇的上網去查找,在查閱了大量資料才得知,我從1976年開始就己選定為密秘武器的活體試驗對像,而此密秘武器現己是眾所都知的[腦控武器]。由於多年的愚民教育及國家對此類消息的封鎖,很多民眾還無法相信此秘密武器早已存在,更無法相信在拿無辜的民眾。勝至於兒童在做曠日持久的殘酷試驗,

 

關於[腦控武器] 無論是國外及國內權威媒體都有報導,如下;
 

中央電視台、中國軍事解說己公開<腦控武器>的存在–美國己用以實戰,視頻網址
http://space.tv.cctv.com/video/VIDE1234399191698619
在這個“視頻”的報道中,清楚地指出:“因為這種武器一旦被濫用,那麼就能在根本上控制人民,無論在私人住宅,公眾場合,工業場所,還是在公共和私人交通工具,被秘密選定的受測試者,都會受到這種“神秘武器”發出的含有化學和生物刺激的放射性影響,時間長了,會讓受測者社交孤立,免疫力下降,進而導之各種疾病和死亡。”  
這裡,需要指出的是,這個“視頻”內容,僅僅是從軍事角度,從這種腦控“神秘武器”對人體的物理傷害角度來提出和分析問題。盡管如此,這已經足以證明這種神秘“腦控武器”是確實存在的事實!並且,這對目前仍然認為這種秘密遙控人體(大腦)的“高科技”武器手段不可能存在的大多數人來說,是一個很好的、有說服力的教育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