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受腦控迫害的慘痛經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0c21e30100ru1o.html
 
我受腦控迫害的慘痛經歷:
 
 
姓名:余紅  
 
1993.1.17出生,因父母在桂林工作,我出生於桂林,在桂林上的學,因受到腦控迫害我被迫退學,現在老家浙江台州天台玉湖村。      
在小學五年級六年級初一  正是天真爛漫時,有一天突然聽到聲音,是老師及同學要整我的聲音,因此內心感到恐懼害怕,   我向我媽媽爸爸訴說,而媽媽爸爸都說老師及同學不會整我的,也根本不相信我的訴說,小而不懂事的我內心很痛苦  ,同時被腦控施害者輸入了有男同學們都誘惑我的心理感覺,同時大腦被輸了同學都在議論我的身體部位的聲音,還有男的給我寫情書,因受腦控的干擾及迫害我的學習成績下降,我很心虛、做過弊,我怕別人說我作弊,可大腦裡就天天聽到同學說我作弊及老師也要整我的聲音,我忍受不了這種痛苦天天在學校哭 ,同學都煩我  ,老師幫我問他們有沒有說我,同學們都說沒有,在遭人誤解中,小小年齡的我還自殺過  ,在學校用小刀割手,個女同學帶我去醫院,打了麻藥、縫了針  ,回學校後我的大腦又出現了同學們議論我的聲音,他們說我割了七刀是有目地的  、就是希望他們相信我  ,我受不了了,他們還笑我  、全在笑  ,後來我就不讀書了,沒想到在家裡修養也有聲音,洗澡也聽到腦控施害者議論我身體部位的聲音,那時我才小學畢業就听到男性議論我的聲音,  我怕、  從此我怕洗澡、怕脫衣服,媽媽生氣用水潑我  我就洗了,但心理總感覺以為有人在用望遠鏡看我洗澡  所以沒洗,因為我在幹什麼、  想什麼、他們都知道,  
 
 我讀初中的時候,   是在接近農村的學校讀  ,大概我在班裡條件最好吧,班裡有幾個同學連學費也交不起,靠學校資助的,學校是在桂林十九中  ,我上小學在拱極小學  ,看有幾個台電視的時候,我大腦總是被輸入的聲音,後來我不理,進行調台時,大腦聽到的是每個頻道都是議論我的聲音,而真正電視所發出的聲音我無法正常聽的完整,腦控施害者喜歡聊美女、性  方面的東西來羞辱我,我才十四歲呀,   我很害怕也很討厭  ,就是這樣我在這種殘忍的折磨中,痛苦流淚的度過每一天。
 
近幾個月、我被整的幾乎每夜都無法安然入睡,在腦控施害者的電磁波刺擊下,我吃不下飯  喝不下水、便秘,腦控者改變了我的嗅覺、味覺、根本吃不下飯、喝不下水,他們說是精液的味道、太難聞了,<因年齡小、因是女性、當時根本不知精液是何物,>  我呼吸都是這種味道,我的全身都被污染了,我睡覺的時候還感覺到有人吹氣,很熱的感覺,絕對是腦控者刺擊所致,他們還控制我的夢境  ,還有非常憎恨的他們對我…… 
 
 我恨!我恨腦控狗,你們遲早會有報應的,可是為什麼壞人沒報應  ,好人卻被害  哎~~   我以後怎麼辦啊  ?一輩子這樣很難受,我被控制了心理,因受腦控施害者誤導我差點殺了親人  ,我被控制了牙齒  ,牙齒不聽使喚了,總有要吃肉、要吃人肉  的恐怖慾望、、肚子也是總有不吃人肉就會餓死的感覺,肚子也整我   好難受   郊衛姐姐  變成野獸了  還有鄰居  都這樣了    太可怕了,  我的心理完全被腦控者掌握了,太可怕了、、、、電視所有頻道  都在和我的心理說話   好難受   我想什麼他們都知道  其他難友   也有     我又不是壞人   為什麼整我   為什麼  腦控者說的話全是騙人的,我發現了腦控狗你們這群掃把星  ,滾   滾滾  滾遠點,
                            
我年齡還小,我要生存,我要掙錢報答我父母的養育之恩,腦控施害者們求求你們放過我吧,求求大家救救我!
腦控者曾灌輸我殺人的意念  要我殺死親人  我努力反抗  終於戰勝了腦控者誤導的心魔  我在吃飯  腦控者竟然把飯變成了沙子  我吃進嘴裡  的沙子  全吐出來了  
 
我起床的時候  腦控者在我嘴巴里塞滿了鼻屎  我都摳出來了  腦控者改變了鏡子  鏡子裡都不是我  催眠我  實在是恐怖  現在我知道真相了  就不會再被他們誤導了  但是i我很痛苦  
 
他們竟然讓  啞巴說話  聾子聽到聲音  瞎子  看得見人  真不是不可思議  在網上有看到  受害者  寫的這個  竟然發生在我身邊  還有精神武器可以完全控制一個人在幹什麼  並且  他是不知道的  他們控制了我的牙齒  我的牙齒不聽使喚了  竟然要我吃人肉  我不敢  拼命的咬自己的手  我一直這樣  腦控者就不控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