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會介紹

光明會介紹

     世界單一政府的撒旦陰謀

 

       旅行傳道者聖米高(Saint Michael)堅信,所有邪惡的源頭都是來自那些控制著世界金融的人,我們通常叫這些人為國際銀行家。但有一個名詞我們很少聽到也不瞭解的,就是"光明會"。

 

      光明會位於最高地位,他們為了邪惡的目標而控制國際銀行家,再由這些銀行家控制整個世界。他們的代表人物都是經過繼任、教育和訓練,以便藏身於政府各個階層當中。這些臥底的人以專家和咨詢家的身份來塑造政府的政策,以進一步達成其頭領的秘密計劃。他們以金錢、世俗物慾和邪惡等等東西來誘騙人類離開上帝。

 

       那些指揮著光明會的人,跟撒旦是同一伙的,且與基督敵對。他們總是置身於黑暗而不顯現的底層當中,通常都不會被人懷疑。他們利用所有人來從事他們的邪惡目的。他們利用分化來征服他人,提供武器給開戰的兩方,並激勵他們死相殘殺,以利於他們達成目標。他們培育核子戰爭這種恐怖主義,並故意製造全球饑荒。他們的主要目的是要組織一個"世界單一政府",使他們可以控制整個世界,並在過程中毀滅所有宗教和政府。

 

       最近得到一卷帶子,名稱是《光明會的歷史》,作者是麥羅(Myron Fagan)。麥羅在帶子裡詳細解說光明會是甚麼東西,如何起家和他們要在二十世紀末之前組織世界單一政府的陰謀

 

                 ----------------麥羅介紹光明會---------------

 

       在美國背後有一個小群人,他們唯一的目標,是要組成世界單一政府這個撒旦陰謀,以讓全世界成為他們的奴隸。現在為了讓你們看清楚這個撒旦陰謀,我會從頭開始,返回十八世紀中葉,並列出把這個陰謀付諸實行的一些人名。

這個撒旦陰謀的創始,要回溯到1760年時光明會的成立。光明會的創始人叫做亞當維索茲(Adam Weishaupt),他曾經改信天主教並成為一位牧師,之後,他應金融業者的要求,放棄天主教而去組織光明會,財務由這些國際銀行家所支援。

 

       自從法國大革命後,以後每次戰爭都是光明會以不同的名稱和偽裝下所暗中激發的。我說他們以不同名稱和偽裝,是因為光明會因曝光而變得聲名狼藉後,維索茲和他的黨羽就開始以不同的名稱來從中運作了。

 

       為什麼這個世界陰謀者會使用"光明會"來作為這個撒旦組織的名字呢?根據維索茲的說法是,名稱取自於路西法(Lucifer),意思是"光明的把持者"。

撒但陰謀維索茲原本在大學裡教授神學,後來背離基督信仰而擁抱撒旦陰謀。1770年,他開始撰寫核心計劃,要讓撒旦取得世界控制權,以便社會在最終沖擊後,邪惡的獨裁手段能在剩下的人種中,強行實施撒旦主義。

 

       維索茲在1776年5月1日完成了核心計劃(共產國家現仍在每年的5月1日慶祝這件大事),維索茲正式完成這項"毀滅所有現存政府和宗教"的計劃。這個計劃的實施,是把大量的人分成很多互相對立的團體,其人數也要不斷增加,他們分別駐守在政治、社會、經濟和其他層面裡,情形就正如我們現在的美國一樣。光明會會把武器提供給敵對的雙方,並刻意製造紛爭,使得他們因互相攻殺而衰弱下來,漸漸地,就可以毀滅各國政府和宗教了。(註:美國幕後真的正領導人是光明會成員)

 

    行動計劃

 

      維索茲所設計的行動計劃中,需要他的光明會員做各種的事以達成最終目標,大略如下:

 

一.針對政府和其他領域的各個階層中已經具有階段地位的人施以金錢賄賂和性誘惑,來取得對他們的控制。當具有影響力的人已經掉落光明會的謊言、欺騙和誘惑當中後,光明會會以各式各樣的手段來鎖住他們,例如寄發黑函,揚言要讓他們破產,公佈他們的黑暗內幕,施予肉體加害,甚至要殺害他們和他們的家庭成員。

 

二.光明會員需要駐守在各個大學裡當教務工作,他們會對那些智慧過人或出自名門的學生進行開發工作,教導他們國際知識,並建議他們參加有關國際主義的特別訓練。經過這些訓練後,光明會員會特別挑選出一些參與者來給予學位,例如羅得斯學位(Rhodes Scholarship)。對於這些學位持有者,光明會員會先給予遊說,然後再讓他們堅信:『天生智慧異常優良的人有權力去統治天生智慧比較普通的人,天生智慧比較普通的人佔世界人口的大多數,而這些人並不知道在物質上、精神上和靈性上甚麼是對他們最好的。』

 

三.所有具影響力的人都要被設計而受到光明會控制,包括那些在大學裡被特別訓練的學生。他們替光明會作臥底,以專家的身份潛伏於政府的各個層面。他們會建議政府高層執行官接納他們的政策,以長遠計,這些政策有助於達成光明會的世界單一政府,並毀滅他們所潛伏的所有政府和宗教。

 

四.他們要取得報紙的絕對控制權,歪曲所有新聞和資訊,使人相信世界單一政府才是解決各國紛爭的唯一方法。他們也要取得所有國立電台和電視台的控制權。

 

      看完以上策略的四個要點後,我們必須承認我們的大眾傳播媒體在各個層面上都受到控制,而各個政府的各個層面也受到了侵襲和控制,正如維索茲在十八世紀時所計劃的一樣。不幸地,只有少數人知道這些事實,這就是為什麼大家對世界上現正上演的各種事件,不瞭解其來龍去脈了。

   

      讓我們回去探討光明會的開創時期吧。

 

       因為英國和法國是十八世紀末葉世界上最大的兩個強權,於是維索茲命令光明會員挑起殖民地戰爭,包括美國獨立戰爭,以削減大英帝國。光明會員也受命策劃法國大革命,以毀滅法國帝國。

 

       維索茲安排的法國大革命發生於1789年。但是,在1784年一件真實的神蹟使巴伐利亞政府獲得光明會存在的證據。如果法國政府當時沒有拒絕相信這項證據,法國早就獲救了。

 

    神蹟

 

       事情發生在1784年,維索茲已經發出命令要啟動法國大革命時。一位名為華克(Zwack)的法國作家已經把這道命令、光明會的整個歷史和維索茲的計劃,全部撰寫成書。其中一本書正要由羅比斯皮亞(Robespierre)送達到法國的光明會員,他是被羅索茲任命要挑起法國大革命的推手。這位傳信者在在從德國到法國的騎馬途中被雷電打死。警察在他身上找到要顛覆政府的文件,並把文件交給有關單位。

 

      巴伐利亞政府把這個陰謀仔細研究後,就命令警察突擊維索茲新成立的大東方(Grand Orient)會所和其他最具影響力的成員。其他附加證據也使得巴伐利亞政府堅信這份文件真實地載有光明會的陰謀,顯示出光明會現有的組織財產都是以戰爭和革命的手法來取得的。(麥羅註:這情形跟現在聯合國的陰謀不謀而合。)

 

    1785年,巴伐利亞政府褫奪光明會員的公權,並封閉大東方會所。1786年,他們出版並公佈了全部的陰謀,該出版物的英文名稱是"光明會的組織架構"。描述整個陰謀的文件都一一送到歐洲各國和所有教會。但由於光明會的力量已經很大,以致這些警告都被忽視了。然而,"光明會"這個字已經變成污名,並朝地下化發展。

 

       同一時間,維索茲命令光明會員滲透到"藍色水泥工匠"的會所,並在所有秘密組織當中再建立更底層的秘密組織。那些被認定是背離神的人,就會被光明會員帶入光明會。

 

      為了滲透英國水泥工匠會所,維索茲邀請約翰羅賓遜(John Robison)到歐洲。羅賓遜是蘇格蘭教會的高級工匠。他是愛丁堡大學自然哲學的教授以及皇家愛丁堡社會的秘書。羅賓遜沒有被光明會要達成獨裁的謊言所欺騙,他反而偽裝得很好,使得羅索茲相信了他,並給了他一份重訂過的陰謀計劃讓他保存和研究。

 

      由於指向光明會的警告被忽略,法國大革命就在1789年爆發,正如維索茲所排定的一樣。為了警醒其他國家政府,羅賓遜在1789年出版了一本書叫做" 證據顯示要毀滅所有政府和宗教的陰謀",但他的警告也同樣被忽視。

 

    拿破倫戰爭

 

    這位指揮法國大革命的人決定再從事另一項國際陰謀,這次,他安排拿破倫戰爭,企圖多推翻幾個歐洲的頭領。

 

     其中一個分支以財力支援拿破倫,而另一個分支則財力支援英國、德國和其他國家。當然,兩邊都得到來自光明會首領的命令多次的拿破倫戰爭結束後,光明會認為所有國家都會因灰心和厭倦戰爭而樂見解決之道。於是,光明會其中幾個副手就訂定了"維也納協定"。在這次會談中,他們企圖建立第一個"多國聯盟",以作世界單一政府的開始。他們理論上認為歐洲各國頭領對他們債台高築,所以一定會自願或不自願地成為他們的副手,替他們服務。但是,蘇聯的沙皇看穿了這個陰謀,並對之全面抵制。

 

    憤怒的光明會財力資源者就發誓說,有一天他們一定要推翻沙皇和他的整個皇室,而這個威脅就在1917年達成(沙皇被推翻)了。

 

    我們要瞭解,光明會員的目標都不是短期的。正常地,一個陰謀者開始從事一項陰謀時,他會期望在自己有生之年內實現。但光明會員的情形則不同,當然,他們會希望任務能在有生之年內達成,但他們會補上一句"戲要繼續演下去",因此,光明會的任務目標是很長遠計的。無論是要花幾十年甚至幾個世紀,他們會交代繼任人繼續保持陰謀的進度,直至他們認為陰謀已經達成為止。

 

    維也納公約商討時沙皇所提出的破壞性抵制完全沒有毀滅光明會的陰謀,而只單單地使光明會採取另一新策略。認知到單一世界概念暫時被消滅,光明會為了保持自己的力量,於是就決定對歐洲各國的金融系統作更嚴緊的控制。

 

    控制經濟

 

    較早前,滑鐵盧之役的戰果被刻意誤傳了。光明會財力資源者曾散播拿破倫在滑鐵盧之役中獲勝,這為英國的股市帶來一片哀愁。所有股價幾乎重挫到零。這些國際銀行家(光明會財力資源者)就以幾乎是不用錢的價格買了所有股票,使他們得到了英國經濟的全面控制,這幾乎等於是整個歐洲的經濟控制。

維也納協定商討沒多久,這些國際銀行家強迫英國在英格蘭開設一家新銀行,並讓他們獲得絕對控制權,而這家銀行時至今日,仍然由這些銀行家所控制。

維索茲死於1830年,但他死前對光明會的陰謀作了重新修訂版本,策略是,要以不同名義來組織、指揮、財力資源和控制所有國際組織和集團,並使他們的臥底任職於這些組織集團的最高層。(e.g.共濟會…..)

 

    革命程序

 

    1848年,在一組光明幫成員指揮之下,卡爾馬克斯(Karl Marx)寫成了 "共產宣言",同一時間,在另一組光明幫成員指導下,法蘭克福大學的卡爾李特爾(Karl Ritter)寫出了"反一論題"。 這裡的概念是,指揮整個陰謀的幕後黑手能夠利用這兩個所謂理想主義之間的分岐,而把全人類劃分成多個愈來愈大的陣營,給予他們武器,然後以洗腦的方式讓他們互相戰鬥而最後互相毀滅對方。

李特爾的計劃在他死後仍然進行著,最後由德國一位所謂的哲學家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所完成。尼采起初幫助推展民族主義,再進而推展納粹主義,其後用來激發了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

 

    1834年,義大利革命領袖馬志尼(Giuseppe Mazzini)被光明會挑選出來指揮全世界的革命活動。他一直從事這項工作直至他死於1872年為止。但在死前幾年,馬志尼說服了一位美國將領派克(Albert Pike)加入光明會。派克對世界單一政府這個概念趨之若鶩,最後成為這個撒但陰謀的首領。

 

    介乎1859年和1871年之間,派克製定了一份軍事藍圖,擬定了三次的世界大戰和全球到處各式各樣的革命,他認為這份藍圖可以讓陰謀在二十世紀結束前得以達成。

 

    世界大戰

 

    先前維也納條約在商討時,沙皇推翻了原訂計劃,那些國際銀行家就發誓報復,所以,第一次世界大戰開打的目的,是要毀滅蘇聯的沙皇政權,並把蘇聯轉型為堅固的反神論共產堡壘。臥底於德國和英國的光明會員在這兩國之間製造紛爭,引發了這場戰爭。大戰結束後,就建立共產主義,並用共產主義來毀滅其他政府和削減宗教勢力。

 

    第二次世界大戰擬定,是要運用錫安主義者和法西斯主義者之間的衝突。這場戰爭裡,國際共產主義要先建立,直到共產力量跟基督教統合世界相同為止。當兩者的力量相當時,這種平衡的狀態必須一直保持下去,直至需要啟動這次人類社會大災難時(即第二次世界大戰)。

 

    第三次世界大戰會由光明會中所謂的"衝突策動者"所啟動,計劃是要激勵那些具有政權的錫安主義者(即信奉聖經的人)和回教世界的領袖之間的紛爭,使第三次世界大戰得以展發。指導這場戰爭的方式是,要回教國家與"具有政權的鍚安主義者和以色列"之間展發大戰,以互相消滅對方,同一時間,剩餘的其他國家也會因此而區分出派系,並強迫互相攻打,直至各國的在物質資源、精神和心靈上筋疲力盡為止。各國互相攻打最後的筋疲力盡結果,會是推動世界單一政府的最好時機。

 

    世界單一政府(即世界新秩序)

 

    在這個陰謀的最後階段,世界單一政府的組成名單的最上面,將會是一位關鍵的獨裁者,即聯合國的最高首長,再下來的是外交關係理事會(Foreign Relations即光明會在美國的一組人員),更下一層是一些有錢的千萬富翁,然後是共產黨員,一些對這項陰謀有所貢獻的科學家排於其下。剩下來的所有人會被列入在一個體積龐大的"嚴控人團"裡面,成為這個陰謀之下不折不扣的奴隸。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光明會馬上在美國建立外交關係理事會,一般簡稱為CFR,這個理事會事實上就是光明會員在美國操作的基地。

 

    理事會組織結構的頭領是原始光明會員的後嗣,當然,他們已經把自己名字改掉,以掩飾這個真相。

 

    光明會在英國也有相同的機構,以英國國際事務協會(British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的名稱來運作。在法國、德國和其他國家都有類似的秘密組織,以不同的名稱來運作。所有這些組織,包括美國的外交關係理事會,都一直建立很多分部和前端組織,以滲透到各國的各個政務。但在所有情形下,這些組織的運作全都由光明會的頭領所一手控制。(譯註:就連大陸、香港和台灣的政府裡也有光明會的成員,據說香港某個李氏家族還是光明會的重要家族,而台灣近年來的亂象,跟光明會一向沿用的手法很相像。)

 

譯註:本篇文章原作者是Melvin Sickler,當中大部份都引述自麥羅(Myron Fagan)的話。原來英文版本的連結是:http://www.prolognet.qc.ca/clyde/illumin.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