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控」的典型案例

「腦控」的典型案例

 
http://www.aomiwang.com/node/1031

傳入腦控受害者大腦中的神秘古怪聲音的典型案例

案例一:據新華網2007年01月21日轉載新聞晨報的《老翁20多年受困神秘聲音 堅信淪為軍方試驗品》的新聞報導,文章中介紹了美國一位70歲的老人哈蘭.吉拉德一直為大腦中出現的奇怪聲音所困擾的故事。在20多年前,吉拉德大腦中就 出現一個古怪神秘的聲音,這些聲音嘲笑他、折磨他、打擊他。他向人傾訴,卻遭人奚落,甚至有人認為他顛狂;他多方奔走,卻求告無門……一開始,神秘聲音一 天折磨他兩到三次,後來變本加厲,幾乎連續不斷,令他痛苦不堪。從此,他不懈地調查研究,弄清其原委,原來是美國政府某機構對他傳音入腦,進行精神控制試 驗。這是國外一個腦控受害者的大腦受奇怪聲音騷擾的案例。
(詳情見《腦控探秘(4)為何大腦中出現神秘而古怪的聲音?》)
(註:欲要查閱來源資料,請在搜索引擎中輸入標題類的關鍵詞句,點搜索後即可查閱,下同)

案例二:依據香港有線電視財經資訊台有關精神控制、解密讀心術視頻資料稱:據2007年美國華盛頓日報文章報導,有愈 來愈多的美國人感到他們遭受到思想控制,聲稱美國政府試圖操控他們的心想什麼。威爾珠就是其中一個讀心受害者。她相信她在80年代已開始被思想入侵。當時 她到美軍招聘部查詢大學學費資助資格,而她最後決定不參予計劃,但覺得從此受政府思想控制。她聲稱:我聽到聲音,所有致電號碼都被監控,總之一切思維、看 到的一切都被人看穿。威爾珠等思想控制受害者認為電磁波和微波是控制思想的武器,一致公認思想控制均以一種電子化學系統運作,並依靠電子與電磁訊號,其他 人用外來訊號可模仿、擾亂或干擾體內訊號。美國退休陸軍上校、國防部非致命性武器顧問亞歷山大,曾在軍事週報發表文章,題目為《心智戰場》。這篇文章被威 爾珠等人引用,作為政府做控制思想實驗的證據。這是國外又一個腦控受害者的大腦遭受外來不明原因聲音入侵的案例。
(詳情請參見《腦控探秘(6)香港電視談精神控制 解密讀心術.讀心受害者揭露思想控制實驗》)

案例三:據中國籍受害者Soleilmavis女士在她的腦控受害經歷文章中披露:她是在2001年12月留學澳大利 亞攻讀碩士學位時受害。剛開始她是晚上聽到樓下房間裡有人吵鬧喧嘩,而一同居住的其他人卻說聽不到。2002年1月,她搬到了一個郊區平房裡,吵鬧喧嘩的 聲音聽起來像來自於旁邊的鄰居家。同時開始伴隨身體各個部位的劇烈疼痛,如胃痛、牙痛、頭痛、腿痛、胳膊痛等,其後這些症狀全都不治而愈。她去報了警,說 有人跟蹤監視她,並使用了閱讀思維的技術。警察的答覆是:澳大利亞從來不使用閱讀思維的技術,他們的行為犯法。2002年2-4月她又搬了一次家,但腦中 騷擾聲音不斷。身體又出現腹瀉、手顫抖、腿無力、咳嗽等受害症狀,其後這些症狀又全都不治而愈。2002年4月5日她因不堪忍受腦中聲音騷擾和身體等折磨 而離開了澳大利亞,先後去香港、泰國、新西蘭,後於2003年4月回到中國,但無論她在哪裡,腦中騷擾聲音都跟隨著她。此後至今每天24小時監視思維、騷 擾她的聲音不斷,並控制她睡眠,製造夢魘,實施性騷擾,灌輸圖像、信息等…因此,2005年以來,她上網搜索大腦控制武器的資料,以多種方式揭露腦控虐待 暴行…這是一個在國外和國內都被腦控聲音騷擾和身體折磨的案例。
(詳情請查閱《Soleilmavis女士博客 中國受害者的故事簡介》)

案例四:據重慶受害者吳廷楷的博客《我20多年蒙受磨難的悲慘遭遇》的文章披露:施害者從1981年開始對他是不吭聲 的監視,靠暴力設備對他肉體實施折磨摧殘;到1988年又開始不吭聲的操縱他的思想和行為。1989年,施害者才開始有「語言輸入」,讓受害者不是「聽 到」,而是使他在大腦思維中樞裡「想到」(亦即感受到這種傳入的語言,好像是他本人想的一樣)。施惡者並操縱他「默述」(多數時候嘴唇要動)或大聲喊。這 是另一個國內受害者感受到大腦中有「語言輸入」聲音的案例。
(詳情請查閱吳廷楷的博客資料)

案例五:據四川一受害者「小老百姓」在有關資料中披露:在1984年的一天,他腦中想著由區鄉工作調動進縣城的事,突 然感到單位的隔壁房間一男子帶暗示的「你怎麼那麼想」的聲音,在極為驚異之後尋找該男子而未果。此後,這種不明原因的聲音時常傳入腦中,對其大腦所思所想 進行複述、議論,但又查不出是何人發出。後在醫院檢查,他的身體健康,精神正常,工作、生活亦正常。但此後傳入他大腦的古怪聲音騷擾不斷,他判斷他腦中所 感受到的不明來源古怪聲音絕非幻聽!而就是這神秘鬼怪的騷擾聲音,之後又演變為一夥人(幾個人),一天24小時相互輪流並不停地傳音入腦,每天都持續不斷 地與他腦中的思想、思維進行對話(即腦控對話),或傳入誣諂、攻擊、議論、暗示等等聲音,以至腦中總是傳入有人說話的聲音,並時時刻刻對他進行精神騷擾、 折磨、迫害,一直持續至今。這是又一個國內受害者感受到傳入大腦的神秘聲音的案例。
(詳情請查閱「小老百姓」博客的有關資料)

案例六:據遼寧丹東受害者雪梅的博客披露:自1993年後…她大腦中總是「聽到」無處不在的叫罵聲音,幾乎總是一句 「X你媽」;常常帶著惱怒和極端仇視的語調,聲音若隱若現,總會響起在腦海、耳際。另外在受害初期,她記得有兩次,她清晰地聽到一個帶有金屬聲似的一個男 人聲音(帶有本地口音),一次是說「打倒×××」(像喊反動口號一樣的聲音,她當時就懷疑是一種釣魚行為,因為那時她已經知道受到特權的監視竊聽,但以為 這個聲音是從街道上傳來的);另一次是在她睡著後朦朧醒來,聽到有男人的聲音在重複她前一刻夢裡的話,(當時她很恐懼,她想這監視竟然能到這個地步?但因 想不通科技原因,隨即她自己以「一定是睡迷糊了」作為解釋)。此後傳入她大腦的滋擾聲長期不斷。這是又一個國內受害者大腦中聽到的神秘古怪的聲音案例。
(詳情請查閱《Soleilmavis女士博客 中國受害者的故事簡介》中有關高曉維的受害經歷)

案例七:據湖南張家界受害者郭汝泉在她寫的「我的受害經歷」文章中,披露了她被腦控的初期情況:2002年,她驚訝的 發現周圍人都能知道她的大腦思維, 且能隨時隨地將她的大腦思維大聲的說出來。再後來,這些傳入她大腦之中的聲音,一天24小時不間斷的讀出或者反饋出她的大腦思維, 有時無論她走在哪裡,那裡的廣播、電視、 電腦中都能傳出他們的聲音,可是周圍人卻聽不見,除了她自己。 此後,她長期被逼養成了用大腦思維與腦控者說話的習慣。這是又一個國內受害者的傳入她大腦的那神秘古怪的聲音案例。
(詳情請查閱《挺身而出作人證 64位受害者資料)》中有關郭汝泉的受害故事)

案例八:據福建福州倉山受害者吳巧妍撰寫的她的受害經歷稱:她是大學本科生。2007年10月因她的男友新交一女友, 該女對她造謠、侮辱、誣衊,後發現其在論壇上到處散佈流言蜚語。2007年12月早上她在辦公室上班,忽然聽到身後的同事在說:「這個女人,還敢來上班, 不知羞恥!」她頓時氣得發抖。但她沒有同他們計較,心想清者自清,終有一天子虛烏有的事會消失的。但接下來的幾天,她時不時的聽到有同事在議論她,說難聽 的話甚至討論她的下體。她實在受不了了,轉過頭死盯著他們,但她卻發現他們像以前一樣若無其事地工作,沒有預想的那樣湊在一堆說話…她之前沒有腦病紀錄, 但這一時期,她經常感到腦部左上方有一塊區域象電流通過一樣絞痛。直到有一天,她在公司上班時,聽到經理用很猥褻的語氣對她說「與你上床」「反正你都已經 這麼賤了」等等噁心的話語。因此她憤怒之下,直接撞開了經理室的門,可她發現經理正在開會。從此,她離開了公司未再去上班,但她卻一直遭受傳入腦中聲音的 思想監控、騷擾、折磨、迫害…痛苦不堪。2009年之後始知被精神監控。這是一個國內受害者遭受滅絕人性的精神控制的案例。
(詳情請查閱《挺身而出作人證 64位受害者資料)》中有關吳巧研的受害故事)

類似以上的腦控受害者案例還有很多很多,建議讀者上網搜索便知。通過腦控受害者披露的傳入其腦中神秘古怪聲音的事 實,可以肯定地判斷:他們大腦中所感受到(或聽到)的傳入的聲音和親身遭受精神控制、精神滋擾的事實是客觀存在的。他們在被腦控的受害時期,都有這樣兩個 共同的受害特點:一是受害之初都是在不知情由情況下,有一個古怪的不明來源的聲音傳入他們的大腦,因而遭受精神騷擾,此後就長期持續不斷;二是這種古怪聲 音傳入受害者大腦中,只有受害者本人的大腦能感受到,而近在咫尺的其他人卻不能感受到也聽不到。這是否很神秘很鬼魅?對不是腦控受害者的人們來說,是否自 然而然會對上述現象的真實性產生懷疑?難怪有些人會認為這是精神異常行為的幻聽!可是,那麼多腦控受害者所親身經歷的傳入大腦的神秘古怪聲音到底是不是幻 聽?若是幻聽又是什麼樣的幻聽?若不是幻聽又是什麼原因產生的?是否更值得人們深入探索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