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工業展」感想:精神科藥物破壞大腦、使人變成怪物?

http://iwanttoseedoctor.blogspot.tw/2015/11/blog-post.html

 

「死亡工業展」感想:精神科藥物破壞大腦、使人變成怪物? | 轉貼

 
期待了很久,終於擠進了開幕的熱潮....



在擁擠的人群中,跟著導覽走過這場展覽。



一開始就在昏暗的燈光中,見到希特勒和古拉格很多屍體的照片,旁邊很多遊客都嚇到離開了,



但是解說很精彩,許多驚人的歷史故事,讓我忍耐著害怕、繼續跟著往前進,我覺得非常震撼!



人們抱著想要更快樂的期望下,到精神科尋求幫助,結果如果服用到不適合自己體質的化學藥品,對腦部反而產生強烈的反效果,如此,對患者的身心健康,會產生多大的影響呢?

 
 
你開車在街上、在高速公路上,如何知道其他車輛的駕駛人,是否正在服用這些腦部藥物?

抬頭看到飛過天際的飛機,上面的駕駛人,會是個正在服用「不適合自己體質」的腦部藥物的人嗎?

坐火車時,有沒有吃到腦部藥物的患者,已經錯過了吃藥時間,會無法控制地以身體或是開車,去闖越火車平交道、撞火車呢?

當你出門渡假,會不會擔心你的左右鄰居,有沒有忘了繼續吃這些不適合體質的腦部的藥,而正抓狂起來要燒房子,結果你渡完假回家房子被燒掉了?


 
如果你沒有遇過,可能以為這樣講實在很誇張,不過,以下都是我親身經歷!
 
我住在七樓,我們五樓住戶在這幾年變成精神病患。一開始是拿鍋子或杯子往一樓丟走過的住戶、數小時不間斷大吼大叫罵人、一面用磚塊打樓梯的扶手,造成整棟大樓噪音每日達數小時之久...那時期跟我講電話的人,都以為我家是否在裝潢、將牆壁打掉?
 
我一開始很納悶,到底是誰會拿東西去丟樓下的路人,有一天我追尋著聲音來源,才知道就是住在五樓那位可愛的小姐(以下簡稱A小姐),可是如今,她已經變了另一個樣子,才一兩年不見,儼然是個面目猙獰的老太婆了。記得兩三前我還跟她說過話,她那時剛搬來,很清純可愛的一位年輕媽媽,想要與這裡的住戶學習新環境、交朋友。基於好奇心,我去問了她先生,是什麼因素讓A小姐變成今天這樣又哭又叫的、面目猙獰的怪物?

原來一年多前A小姐的母親去世,她傷心過度,走不出亡母的傷痛,便求診身心科。吃藥一年多以來都很安靜,直到最近A小姐開始拒絕吃藥,就會這樣發狂大叫、滿口髒話、暴力相向,她為什麼不吃藥呢?
 
她的「幻想」劇情是這樣的:她自己說她覺得自己吃完藥之後會頭痛、失去意識、全身不能動時,她先生就會趁機出門去見情人,所以她開始拒絕吃藥。(誰知道是幻想的?也許她老公是真的有情人??)

每天早上她先生必須出門去上班,她一退藥可以行動後,就馬上開始在家門外大吼大叫、一面拿東西敲鐵架、敲牆壁、或往一樓亂丟雜物,也把鄰居放在樓梯間的擺設一一破壞等等,非得要等到她先生下班,才能逼她吃藥,才會再度安靜下來。
 
我們整棟大樓住戶,每天都要忍受她不吃藥時,發狂製造的噪音,還要隨時很小心,不要被她從樓上丟下來的東西砸到頭。如此鬧到她先生也無法出門去工作。在我們住戶的強烈抗議下,最嚴重時她先生連續請假三個月在家盯著她吃藥,不然他只要一出門上班,老婆就在家裡鬧鄰居直到這位先生下班回家。
 
除此之外,A小姐出門也會帶刀子護身,把每個人都當成是她的敵人,因為A小姐總是對人亮刀子,曾有住戶報警,兩位警察來溝通後,她出門改成拿一把螺絲起子,總是亮在胸前護身。
 
後來,有位鄰居反應家裡的電話已經壞了一個多月,電信局的人遲遲未處理。電信局的工作人員告訴住戶,他們已經派人來過四次了,都被一個小姐拿螺絲起子暴力威脅下把他們趕走!原來電話不通,是因為電信局維修師傅總是被A小姐趕走!
 
之後有一天,五樓的鄰居大喊失火了...不用懷疑,就是A小姐說要放火燒了她家廚房的妖怪!
 
我們的房子是買的所以不會搬走,卻住得心驚膽跳、開了很多次大樓會議都沒辦法把他們趕走,這樣鬧了一年,A小姐一家人終於搬離我們大樓了!
 
 
但是,他們還是會有新鄰居呀!新鄰居是否也要像我們一樣忍受這些吵鬧呢?最可憐的應該是他兒子,他眼中的媽媽不是眼神呆滯、全身麻木、就是破口大罵、猙獰發狂....


 
 
以上一般人可能覺得與我無關...
 
可是一年一年,精神科草率給予腦部藥物,所製造出來的怪物漸漸充斥我們的社會,就像電影中漸漸轉性成為一個一個的活殭屍,把一個個原本好好的人,經過腦組織的摧殘後,都轉性成可怕的怪獸,這些人口漸漸充斥我們的生活...
 
對於患者而言,他們在吃到不適合自己體質的腦部藥物後,漸漸失去自己原來的樣子,服藥之後,果然憂鬱感覺不到了,沒想到同時卻連快樂也感覺不到了。除此之外,有些體質的人受到腦部干擾嚴重的,各種不可預測的身體狀況紛紛出現,連各種幻覺都出現了,吃藥身體痛苦,不吃藥身體心裡都一起痛苦,只好越吃越多⋯有些體質的人,脾氣變得很無法控制,時常會發現自己正「發狂」似的在傷害身邊心愛的人,這種不可控制的現象,絕對不是患者本人想做的,可是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表現了。

現在,你可以了解患者本人,為什麼會難過到一直想去死的其中一個原因了吧!

他們也是千萬個也不想啊~
 
我相信這十年來,在公共場所服務的人應該會發現到,越來越多的機會可以遇到在公車上、餐廳裡、銀行百貨公司、或展覽等人多的地方,越來越多的服務人員,都必須心驚膽跳地去處理像是瘋了一樣的客人!也許是表情木然、講不出話、又不肯走,也有可能是超過服藥時間忘了吃藥的,正變得很狂暴,為了一點小事情在你服務的店家內破口大罵。。。
 
正是這些吃了藥之後,轉性的藥物受害者所表現出來的狀況,讓一般人覺得他是「不正常」、「瘋了」,所以需要吃藥控制,旁人看了,就更肯定社會上應該要有精神科醫師的存在,才有人可以把這些「瘋子」抓去關、或是去治療那些「瘋子」!
 
這是比較深的一層,一般人沒有面對這麼深的問題,只能從表面上看到一個無可理喻的人在發作,希望有一個開關可以把這些發作的人,一秒鐘關掉變安靜,這就是精神科藥物還有ADHD的藥讓旁人覺得很有效,但是你要問問原本認識他的人:


開始吃精神科藥物之前,心裡最痛苦時,身體和心裡有難過到這種程度嗎?


故事到後來,通常是家屬最贊成給藥,不然對家屬來說,眼前這個不可理喻的「轉性後變成的另一個人」實在很令人頭痛。
 
(吃藥後就沒力了,所以外人看起來就是:變乖了!因此覺得精神科藥物:有效,這也難怪有些老師或家長們覺得,醫生開給調皮搗蛋的小孩的ADHD藥有效??)
 
無論是抗憂鬱藥或治療過動等等,這些精神科藥物作用的地方,是我們的大腦,所以使用上,需要格外謹慎小心。
 
使用這些藥物前,如果醫師沒有對患者進行深入的身體檢查、並充分掌握患者的體質和腦部分泌狀況下,就草率使用與患者腦部體質不合用的藥物,那麼這些精神科藥物不但變得沒有幫助,反而在不同體質的患者腦部內,產生程度不等的干擾,讓服用的人出現類似腦部受損後,無法自我協調的行為、奇思幻想、與長期生理反應。
 
目前大多數精神科醫生在開立控制腦部的藥物前,並沒有強制執行體檢,結果,大多數人使用到與自己體質和腦功能不合適的藥品後,會產生強烈藥物反應,嚴重者轉變個性、用藥上癮、甚至難過到自殺死亡的,是我們身邊無辜的親友。



我們讀武俠小說,也經常會看到中毒發瘋的事件,旁人想幫他通常就是解毒、或是想辦法讓他慢慢復原,反觀精神科的藥物,可以很快讓發狂的人昏迷的藥效,讓旁人誤以為有效,其實,藥醒後會讓人更瘋的藥不是解藥、而是毒物!是不折不扣,可以合法吃到的成癮毒物!
 
所以當我們在查精神科藥、中樞神經藥物時,會看到很多註銷又重新使用的歷史紀錄,我們嚴重懷疑那就是副作用嚴重到一直被醫生反應抱怨,於是藥廠就只能註銷再出新藥,然後藥廠業務可以用來對醫生說:新藥更有效、絕對不會有以前說的副作用。 (但,是否只有藥廠知道那是換湯不換藥,連藥廠業務都以為:這次是真的沒有副作用了 )。
 
精神科藥物的科學證據仍未完善,找寫手寫醫學論文、鑽研漏洞通過 FDA後就強力向醫生推銷廣告,藥廠業務從醫生學生時代開始就會長期當醫生的家庭跑腿,只要副作用案例慢慢蓋不住,藥廠就換湯不換藥向醫生發誓新的藥絕對不會有副作用、也可以因此經常邀請醫師在度假山莊開奢華的新藥學術發表會,甚至...有藥廠業務為了賺業績,會運用大量金錢、名車收買醫生,有些還願意當醫生的司機,每天接送他們上下班...
 
這些在醫界已經是公開的秘密,各行各業都有積極上進的年輕人,想要事業發達賺更多錢,但是藥廠若只顧著讓投資人的利益前進,卻把人民的生死完全拋諸於腦外,透過一手扶持的的醫生的處方,沒有經過細心體檢,就讓許多體質不適合的病人、草率吃到副作用強大的藥物,痛苦的是家屬、最最痛苦無奈的是病患本身。
 
所以我很感謝國際非營利組織 CCHR 總是在前面把關,傳授更多看病知識給大家自我把關,不要讓更多人繼續去接觸不當開立的精神科藥物,讓大家都能遠離不當藥物對腦部造成不必要的傷害。

最後,不是藥物通通不好、也不是醫生通通不好,但是我們的頭部是身體最重要的地方,現在食安問題這麼嚴重,看病時請大家都要記得:

如果醫生處方給你「腦部的藥物」,請問:他有事先檢查過你的體質、和腦部狀況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