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歲的河北承德人

2013-08-16 06:55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8f8ff2101015hov.html

 

我是河北承德人,今年三十一歲,從二00二年冬以來,一直遭受高科技的騷擾和迫害,可因為那時候,信息缺乏,人們的接受能力有限,所以我也沒敢向身邊的人和領導反映,一直忍受著身體和精神上的劇痛。

 

從遇害到如今快九年了,網上也出現了類似的受害者,我才確信自己也是受害​​者其中的一名,這些年我雖然不知自己到底遭遇的是什麼,但也向最高人民法院、焦點訪談等部門寫過信,可沒有回音。

 

近一段時間網上開始出現腦研究受害者的博客,信息,CCTV-10也已經播出了《他是腦控受害者嗎》的視頻,雖然節目裡的主人公並不真的腦控受害者,結論也並不如人意,並沒有承認有關腦研究受害者這一說,可至少這已不是一潭死水,雖然是腦控受害者並不為許多人們所知,但至少讓我們真正的受害者看到了一絲希望。所以在人們科學能夠進一步接受的今天,我選擇將我的遭遇說出來。

 

網絡上現在已經有了腦控吧,腦電波吧,但裡面真正的受害者的言論並不多,多數都說我們是精神病,而真正的受害者由於受控,他們的反抗能力是有限的,隨著時間的增長,反抗意識漸弱,就連我的這封信都是每天寫一點,一點點的聚集成的,再回上思維受限,所以有些詞不成句,望見諒!

 

00二年的冬天在石家莊上學時開始遭受腦研究垢跟踪,迫害。一開始是聲音的干擾,亂遭遭的聲音,感覺他們能在很遠的地方看到我,能知道我所想的一切,接下來就是整整七天七夜的折磨,不讓睡覺,所有的記憶在頭腦裡控制不住,源源不斷的重複出現,好像他們那邊有一個感應儀一樣,能把所有的記憶感應出來,,因為大腦極度疲憊,我產生了幻聽,和幻想,接下來的情況就類似於強迫症,苦不堪言,越不想想的越隱私的就越被反复的感應,

 

從那時候起身體尤其是下體遭受著高科技武器的強烈刺激,有口難言。接下來的實驗,他們逐漸刺激使我的精神幾近癱瘓,到現在幾乎沒有什麼反抗意識,記憶減退,語言能力減退,一步步屈服。

 

我不知道我的將來會怎樣,看到香港財經台的那段關於,世界對腦研究的視頻,那些卑鄙的無情的腦科學家的嘴臉,他們只知道關心自己的研究成果,哪管在這之中掙扎,甚至死亡的可憐的實驗品呢,我想我遭遇的應該也是有這同樣嘴臉的科學家,我只是一個實驗的工具,一個標本而己。任何的哀求都不管用。
 

不知道他們要拿我們幹什麼,實驗會做到什麼地步,感覺可能想一步步的完全操縱我們吧,讓我們完全聽命於他們的指令,所以我在自己完全喪失反抗意識之前我想寫下這一切,可能沒有人會站出來為我們說話,可能還會遭人誤解,無所謂了,經過這麼多年的隱忍,真的無所謂了,這都是真實的歷史,是科技發展的污點,即使現在沒有人承認這些,可歷史會記錄這一切的。

 

我現在還不敢說出自己到底是誰,因為我一旦說出後,不知該怎麼面對將來的一切,多年的隱忍生活使我變得膽小,我現在只是一名普通的職員,我不想讓身邊的人再用異樣的眼光看我,但我又不甘心這一切石沉大海,我知道無論我們做什麼努力,都不能動搖科學家們大腦實驗的決心,我們注定是犧牲品了,而且犧牲得淋漓盡致,他們把我們的腦子、思維完全當成了,他們隨時可以拿來用的標本,

 

未來會怎樣,我不知道,可我還是選擇將這一切寫出來,讓更多的人知道科技發展的另一面,和諧背後的恐怖!

 

 

作者另外的自述文章﹕

 

腦控受害者經歷http://blog.sina.com.cn/s/blog_78f8ff21010158zi.html

 

腦控受害者語錄http://blog.sina.com.cn/s/blog_78f8ff2101015hol.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