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人回母校欲跳樓自殺 聲稱腦中被植入晶片

2013-08-05 19:52

聲稱學校在其腦中安有異物昨一男回母校欲尋短見

  “學校拿我做試驗,在我腦子裡裝了一塊芯片,如果不答應給我取出來,我就不活了!”昨日上午10時左右,一中年男子爬到重慶某高校綜合樓6樓的窗台上,揚言要跳樓自殺。雖然趕來救援的消防官兵和民警苦心勸導,但男子仍不為所動。最後,該校老校長出面後,男子竟然自覺地從窗台爬了上來,化解了跳樓危機。據悉,該男子因精神出現問題,腦部時常出現幻覺,才導致了這場跳樓秀。

    
畢業十多年突回母校尋短見

   昨日上午9點50時左右,重慶某高校的一位教師突然發現,一男子雙腳懸空坐在學校綜合樓6樓的窗台上,此人40歲左右,戴茶色眼鏡,看起來像個知識分子。“你坐在這里幹什麼,千萬別做傻事呀!”幾位老師被男子的奇怪舉動嚇壞了,紛紛上前勸說,但男子除不停地抽煙外,根本不理會任何人。

  “這人好面熟,他好像以前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就在幾位老師無所適從的時候,有老師突然認出了窗台上的男子。隨後,該男子也承認,他姓佟(音),是該校83級的學生。見有人認出了自己,男子向幾位老師大倒苦水。據佟講,學校曾經拿他做試驗,在他腦子裡裝了一塊芯片,致使他十多年來過著非人的生活,簡直生不如死。“我多次找到學校,讓他們把芯片給我取出來,但每次他們都想辦法把我打發了!”男子的話讓老師們無法理解,但人命關天,萬一他一旦想不通跳了下去,後果不堪設想,於是,老師們打119報了警。

 

消防苦施救男子坐地抽煙

   10點左右,消防5中隊的官兵趕到現場,此時,男子依然坐在窗台上,在他的左邊,隔著一扇鐵門,可能是怕自己一不小心掉下去,男子的左手死死抓住鐵門,右手夾著一根煙,若無其事地抽著。

   兩名消防隊員從窗戶伸出頭去,試圖採取強制措施將男子拉上來,可還沒出手,男子的情緒突然激動起來,“不要拉我,哪個敢碰我我就跳下去!”為防止意外,樓下的隊員已迅速沖起了氣墊。“我不拉你,我是想找你要根煙抽!”一隊員以此為由,試圖與男子接近,但消防隊員的“計謀”被男子識破,“我才不給你煙抽,我一遞煙給你,你就會把我拉上來,我不會上當的。”見一計無效,另一消防隊員取來一瓶礦泉水,用繩子拴住遞給男子,但他仍然不接招,碰也不碰一下礦泉水瓶。“你再不上來,我就和你一起跳下去了喲!”連續兩計均失敗,一隊員使出了“激將法”,但男子仍不理會任何人,只是一根接一根地抽煙,嘴裡不時嘮叨著。

 

老校長出馬男子自動“上岸”

   消防官兵想盡一切辦法,都不能將男子勸上來,因考慮到其身體強壯,如採取強制措施他奮力反抗,可能會出現意外。於是,幾經周折,學校找來了男子以前的輔導員老師和同班同學,但不管大家怎樣曉之以理動之以情,都未能讓男子放棄輕生的念頭。

   此時,男子已與眾人僵持了2個多小時,12點過,男子突然提出要求,要見他的老校長陳校長。學校與陳校長取得聯繫後獲知,正在外開會的陳校長當即表示,馬上趕回學校救人。在等待陳校長回來的過程中,消防隊員將周圍的人群疏散開,盡量避免刺激男子。13點左右,陳校長趕到,說來也奇怪,先前眾人都勸不動的男子看到陳校長後,竟然自覺地從窗台上爬了上來,在緊張了3個多小時後,周圍的人們才鬆了一口氣。

   據該校有關人士稱,該男子的精神有些異常,他聲稱學校在他腦子裡裝了芯片是一種幻覺。並且在最近七八年中,該男子每年3月份都會“準時”到學校,要求學校為他取出腦子裡的芯片,學校對他這種失去理智的做法也沒有辦法。目前,學校正在對此事進行妥善處理。

記者蔡文沛實習生彭錦攝影楊可

 http://news.sina.com.cn/s/2005-03-30/07296234873.shtml


(轉貼) 我的話:“芯片腦控說”在受害者中,是比較普遍的說法了。但是,我認人意志堅定認為。不存在芯片。因為,已經用不上芯片了。只要通過衛星,就可以遠程做到一切的。仔細的和受害者聊過之後,發現。他們之所以普遍認為是芯片,一部分是來自從媒體影視作品中獲知的的芯片植入人腦的信息。另一部分,則是受到過長期的灌輸式的精心誤導的。在最微妙的細節,旁擊側打,反復不管的。導致受害者深陷其中,忘記初衷,堅定地認為受到芯片的控制,而且還為他的觀點與其他不同的觀點的受害者,針鋒相對大打口水戰。我們中就有很多受害者,一直輾轉於各大醫院,請求醫生尋找出身體中的芯片,而且,異常頑固。親愛的網友,不要因為他們的頑固就以為他們有精神疾病。這種長期的循序漸進專業的誤導,是超乎你們想像的。它帶來的持久效應也是相當驚人的。不得不說,對方是一群心理學高手。這篇新聞,網友​​可能會認為,主人公只不過是精神病患者。如果只有這一個也就算了。那麼,要是全中國乃至全世界其他國家還存在大量大量的此類言論的情形呢?集體妄想症?能解析一下科學依據嗎?集體妄想症是不是信手沾來臆想出來的?集體妄想症真的存在嗎?難道,人類的理性就這樣不牢靠嗎?會集體發瘋到如此嚴重的地步?我們有大量的受害細節描述,集體妄想症有詳細科學解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