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學生跳樓砸中路過老太太 後者傷勢嚴重

2013-08-05 20:14

女大學生跳樓砸中路過老太太后者傷勢嚴重

http://news.qq.com/a/20090329/000184.htm

一名今年才20出頭的年輕女孩從六樓家中跳下,正好砸中了一名從樓下經過的老太太——昨天上午9時50分許,金華一居民小區發生了這樣一起悲劇。目前,兩人均被送到醫院搶救,老大媽傷勢較重,跳樓女孩也未脫離生命危險。

據了解,跳樓女孩姓朱,今年21歲,是大一學生。據住在女孩家對面一幢住宅樓頂層的李女士說,昨天早上9點30分左右,她在露台洗衣服,看到對面六樓窗戶前站著個女孩,身上穿著厚棉睡衣,人筆直地站在窗前一動不動。李女士還說,當時窗玻璃是打開著的,她兩件衣服洗好後,女孩還站在那裡,後來她就听到小區裡有人喊:“有人跳樓了!”下樓才知道,跳樓的正是她看到的站在窗前的女孩。

被砸中的是和跳樓女孩住同一幢同一單元401室的老大媽邵建中,今年65歲。

據小區值班保安沈師傅說,當時邵大媽到樓下牛奶箱裡拿牛奶,看到小區草坪上長了不少雜草,她就去拔雜草,拔完草準備回家,走到樓下時,正好被從樓上跳下來的女孩砸中,女孩壓在邵大媽身上,倒地後兩人均不能動彈。

跳樓女孩鄰居說,女孩一家是特困戶住的房子是政府提供的廉租房,今年春節前住進小區的;女孩與母親兩人住在一起,父母五六年前離婚了,母女感情很好;母親身體不好,每天都要煎中藥吃。女孩跳樓時,母親正好睡在床上,得知女兒跳樓,從床上下地後,人一下子癱軟在地上。

女孩的舅舅聞訊後立即趕到了女孩家中。女孩舅舅說,外甥女好勝心強,從小學習成績不錯,小提琴也拉得很好,高考時夠到了一本分數線,讀大學時還是他送去的;昨天早上,女孩被母親從學校接回家,回家後女孩告訴媽媽,她這回考試沒考好,不開心。女孩舅舅還說,他妹妹患紅斑狼瘡,吃藥已經吃了20年,她完全是因為女兒才堅持到了今天,現在外甥女出了事,他真不知道該怎麼去安慰妹妹。

女孩跳樓前站的窗前位置,正好有一排沙發。民警分析女孩是爬上沙發後跳下樓的,墜落時還被自家窗戶下的雨篷擋了下,墜樓可排除意外等原因。女孩為什麼跳樓?民警從女孩留在睡房桌上的兩封書信中看出了端倪。女孩在信中稱,她的腦子裡被人裝了“儀器”,她心裡一思一想全被人偵知信的字裡行間表露,女孩的心裡似乎有個解不開的結。

記者隨後從金華市廣福醫院了解到,跳樓女孩頭部等身體多處受傷,有生命危險;邵大媽頭部有傷口,滿臉是血,胸腰椎損傷,傷勢較重。醫生正在對兩人進行全力搶救。(錢江晚報)

 

 

(轉貼) 我的話:在電子侵害及精神控制在悄然擴散》:

刻意選擇了那些不重要的人們作為試驗目標,以免遭到有效的反擊。因此,絕大部分受害者都是社會底層大腦智能簡單的弱勢群體。大家想想,揭露這個高科技黑暗試驗的印象最深的有哪幾位?至少有神仙姐姐和澳洲女生。他們都是高學歷留學生,素質超好。如果受害者中存在更多的這樣的受害者,那麼,想想現在,我們揭露和抗爭的力度是不是更大?但是,這個局面他們會允許嗎?不會。隻隻有極個別的精英被秘密選定。更多的都是大腦智能簡單見識淺陋的弱勢群體。有些還有人格缺陷思維障礙。很多在外界看來差不多就是所謂的“腦殘”。這部分人群被選定,更容易蒙蔽和迷惑對方,而對方也沒有足夠的能力向外界描述什麼,更難以找到有幫助的部門或者組織。在他們的眼裡看來,弱勢群體與其拖國家後腿,還不如為他們的腦科研作犧牲。他們的這種想法是很實在,很現實。但是,果真就是完美無缺的嗎?

大家一直有一個錯覺。不幸的弱者總應該被扶助。然而,現實情況,往往卻無時無刻的挑戰人類忍受的神經極限。比如:“屋漏偏逢連夜雨”就是如此的原理。很多弱勢群體、邊緣人群,都是他們趁虛而入的下手目標。而且,毒辣、殘忍,不留餘地。我是2002年受害的啊。這麼多年來嚴酷的全面的精費神摧殘,我對他們已經是瞭如指掌了啊。對他們感覺最深刻的就是他們毒辣的作風了。

想想這個社會,那些原本因為不幸而患上精神疾病的人們,他們心靈受到巨大傷害而患病就是需要巨大的理解和關愛,可是在精神病醫院,過著集中營般的日子。飽受虐待。上海的劉華茗之,被強制關進精神病醫院的時候,還是從沒有任何男性朋友的閨女。可是護工護士一定要把她扒的精光,脫她褲子,進行什麼不必要的體檢。後來,她受不了刺激跳樓自殺了。請問,那些給人們帶來多少不幸和苦難淚水的精神病醫生、護工、護士得到懲罰和報應了嗎?還有那些毆打傷害別人的凶悍的人們呢?那些拐賣婦女兒童的人販子呢?那些濫用暴力的惡警呢?越是壞越活得好。這個社會哪能不墮落呢?人們相信道德的依據在哪兒?希望在哪兒呢?

再想想,大家總結一下新聞,很多英勇救人的善良的人們,卻總是不幸的死去。想想吧,哪一年有6個天真可愛的大學生為了救落河者,竟然全部遇難。居然這麼巧合?豈不太離奇?想想,那些撈屍體的卻挾屍要價。想想吧,那個強迫和幼女性交的官員,在最後居然說幼女是自願的。法院也認同了。幼女啊,是多麼天真無邪的啊。她們那麼稚嫩的心靈,怎能飽受你們權勢者們的踐踏?有權有錢就真的是全宇宙最強悍的特效春藥嗎?這個社會哪能不墮落呢?人們相信道德的依據在哪兒?希望在哪兒呢?社會的精英和掌握權力的人們都變成十惡不赦的人魔了。這個社會還有自信,不自暴自棄嗎?

我之所以,這麼痛心。是因為,我發現:這個世界,根本不存在上帝。弱者和良善之人,只能處處受到壓迫。而且處處咄咄逼人沒有喘息的空間。壞人呢?活得有滋有潤游刃有餘。總能逃脫法律的懲罰。因為法律認錢認權不認公道的。原本不幸的人們已經夠不幸得了。而衛星另一端的科學家還要徹底摧毀他們,還要壓榨他們的科研價值。這就是人吃人的社會。即使高科技再怎麼進步、出神入化。也改變不了人類社會人吃人的野蠻本質。

可憐的女孩跳樓自殺了。原本苦命的母親是何等的痛苦和淒慘啊。難道,這位科學家自己沒有媽媽嗎?為什麼他們的媽媽就能享福?我們的媽媽就要悲慘?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http://guopeixi167.blog.163.com/blog/static/1132928672011313113550519/

 

 

 

討論本文

沒有發現回應。

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