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怪夢五年吹了五個女友,一青年堅稱精神被人控制

2013-08-05 19:47

 

做怪夢五年吹了五個女友一青年堅稱精神被人控製
文章引用自:http://guopeixi167.blog.163.com/blog/static/11329286720113140508138/

 

(本報訊) 懷疑自己精神被人控制,一青年決定 ​​辭去穩定工作,去杭州“弄個明白”。
  「我在睡夢中總是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她用不同的問題詢問我,我懷疑自己的精神被人用某種科技設備控制住了。」前日,華先生告訴記者。「這種控制很玄乎的,它能誘發人腦思維,睡覺時總是惡夢不斷,有時白天也能清楚地聽到同樣的聲音在耳邊問話。」 
   「這種怪事發生在五年前,也就是1998年的某天夜裡。夢中突然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問我'你有沒有女朋友」、「你的女朋友在哪裡'等這類話。」華先生說,從那以後的每天晚上,那個聲音都來拜訪他,最初只是睡眠不好,後來就變得注意力不能集中,接下來是生活的規律全亂了,原本打算讀的本科被迫放棄

 

  「我認為這是一種精神控制,精神上被人'非法拘押'。華先生說,產生這個想法是3年前的事,他無意中看了一部美國的好萊塢大片,片名已經記不清了,影片裡的男主人公被某組織看中,通過某種儀器輻射的電波對他進行精神控制,所以就產生了這種聯想。他向身邊的人說起這事,大家一開始以為是講故事,漸漸地聽多了就不以為然。「別人不理解,我更要證明給別人,它毀了我的一生,五年內我吹了五個女朋友。」今年30歲的華先生說,他已經向原單位打了辭職報告,決定把這件事查個水落石出。

       為了證明自己的心理與精神健康,前幾天他還到市人民醫院做了腦電波圖,結果顯示正常。現在,他已先後去過法院、公安、檢察院、環保局、國安局等部門,就電波儀器進行諮詢,對得到的答复都不滿意。下一步,他還準備到省城高一級的部 ​​門諮詢,花多少錢、花多大的代價都不計較。


  昨日,記者來到市人民醫院心理諮詢科。該科室的一位負責人說,華先生腦電波正常,但沒有做過精神方面的專門鑑定。一般在性格上或個性上存有偏執、固執的人,並經常懷疑有人要害他等,這在醫學上稱為臆想症或妄想症。目前,醫院還沒有相關的統計數據,但其他地區的醫學統計顯示,這種症狀在人群中的概率約為千分之六。如果華先生在衢州,可以再做仔細檢查。真有這種症狀的話,華先生應及時到有關的專科醫院或綜合醫院專科就診。(本報見習記者  祝建輝)


(轉貼) 我的話:

      和我們的遭遇幾乎又是一模一樣。這種手法和套路,簡直就是沒有任何區別。這位華先生一開始就是大腦直接出現聲音,沒有隱蔽詭異又漫長的前奏。用不同的問題詢問華先生,令華先生的大腦始終處在高度緊張的高壓狀態。然後,循序漸進的,就連他的睡眠也被干擾和我們一樣的,沒夜沒夜的衛星造夢。然後,華先生注意力在高科技的影響下,無法集中。其實就是為了逐步孤立隔絕華先生的大腦和外界現實世界的聯繫。後來生活規律被擾亂,是進一步的開始孤立和隔絕華先生。然後,華先生被迫放棄了本科。多麼熟悉啊。

       這就是他們對我們的“生活破壞、命運干預”的計劃。我們中學生時代受害的很多在高考前被迫輟學,有的在大學被迫輟學,有的被迫丟掉工作,有的被迫離婚。這在我們受害者中,是相當相當普遍的總之,就是為了破壞我們原有的生活軌跡。阻斷我們通往更高生活質量和生命質量的大路,將我們終生限制在社會的最底層和生命的最低劣的狀態之中。而且,終生沒有事業家庭可言像我們學生受害者,甚至終生無法談過一次談愛,有過一次婚姻生活。生存權、幸福權是奢想,我們的靈性被磨滅,精神病囚禁,然後我們的身體開始早衰,就連起碼的健康權、生命權都已經巍巍可及了。

         “這種怪事發生在五年前,也就是1998年的某天夜裡。夢中突然​​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問我'你有沒有女朋友'、'你的女朋友在哪裡'等這類話。”--------華先生受害前,衛星另一端的科學家就已經對他監控已久,而且,對他的大腦和心理以及他的生活作了詳細的了解。第一步出現在夢裡的聲音,開始激活他們的計劃。衛星另一端科學家早就知道他很在意女朋友的事情。所以,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關於他的女朋友的事情。可以說,我們的大腦,無論是主意識還是潛意識,無論是過去的還是未來的,總之只要是我們大腦的所有信息,對方都是瞭如指掌的。比我們自己還要了解我們自己。尤其對我們潛意識自己無法意識到的深層次心理意識層面的,他們都能揪出來令你震撼不已。